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狂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狂婿》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镇狱天碑是镇狱天帝所留,难道是,镇狱天帝这个传说级别的无上强者,要复苏归来了?

陈铁明白,如果真是这样,镇狱天帝重新出现于世上,那么祖界可不见得比天界与异界弱,甚至,若是三天界归来,那么,祖界甚至有横扫天界与异界的实力。

“是巧合吗,还是,真的有天帝要回归了?”陈铁喃喃自语了一句,他发觉,现在真的是多事之秋,下一秒都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房间里,陈铁盯着镇辰,而镇辰,也在可怜兮兮的看着陈铁。

“大爷唉,你放了我吧,我没得罪过你,甚至,我对你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似天上繁星永不腐朽,你引动五重夫妒的雄姿,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镇辰看着陈铁,想了想,立即就是一通马屁拍上。

他没想到,这回居然是陈铁在对他出手,但不管是谁,既然见到正主了,那么先拍一通马屁绝对不会错。

陈铁听得嘴角抽了抽,这马屁让他有种异常熟悉的感觉,这得多不要脸才能这么拍马屁?

“给我……抽他,拍马屁拍得那么不要脸,我厌恶之。”陈铁说道。

虬天连忙跨前一步,一巴掌就盖在了镇辰的脸上,打掉了镇辰半边嘴的牙齿。

“嗷……”镇辰惨呼了一声,一时间有些怀疑人生。

他就是拍个马屁,咋就拍出了这个效果?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以前,但凡他拍马屁,哪个不赞他一声会说话有前途。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世道变了?

看到镇辰掉了半嘴的牙,陈铁就很满意,大概,陈大爷心里是有着一种同类相斥的意思,他不待见镇辰这个脸皮厚的家伙。

“现在,我问你啥你就说啥,多一句废话,另半边牙也给你打掉。”陈铁说道。

镇辰连忙点头,眼里是满满的求生欲。

“狱海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陈铁问道。

镇辰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回想了一下自己知道的情况,又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回大爷的话,我收到消息,狱海在这几天里,偶尔会有莫名的虚形出现,那虚形气息无匹,如同天帝出巡,另外,狱海中还时不时会传出诵经之声,还有仙乐与仙光等,有人传言,这是有圣物出世或者圣人降临了。”

说到这里,镇辰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看了陈铁一眼,发觉陈铁没有任何不耐烦之色,才继续说道:“但也有人说,如此变化,是狱海中那能吞噬一切的不祥要冲出世间了,狱海中有不祥,这是祖界无尽岁月以的共识,就算不想活的人都不敢前往狱海,因为,那里的不祥比死亡更可怕,如果这些变化真的预示着不祥要冲出狱海,那么整个祖界都将化作地狱。”

说到这里,镇辰闭上了嘴,陈铁刚刚的问题,他就只知道那么多了。

听完,陈铁沉默了一下,事实上,狱海发生什么变化都好,暂时来说都是与他无关的,不过,他空间法器里的镇狱天碑也出现了不可知的变化,他便不得不关心。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消息?”暗自思量了一会儿,陈铁再次看向镇辰,问道。

镇辰连忙说道:“没有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没有一句遗漏,也没有一句慌话。”

陈铁点点头,瞥了镇辰一眼,说道:“既然你知道的就这些,那么你也没用了……”

“不,我有用,我给你做牛做马,我给你捏肩捶腿,我什么都能做……”强烈的求生欲,镇辰立即惊叫了起来。

陈铁诧异地看了镇辰一眼,说道:“我本想说你也没用了,准备放你走,没想到你这么懂事,我不需要你这样的男人服侍,不过,银子虬天,你们就收下他为仆人,以后让他服侍你们。”

镇辰呆住了,银子与虬天却是很满意,连连点头说道:“主人,我们还嫌弃这货,这货说话又好听,拍马屁又够不要脸,是个人材,我们超喜欢他的。”

陈铁乐了,摆摆手说道:“行了,你们把他带出去,记得让他发血誓,以后永远效忠于你们。”

“懂,我们懂。”银子与虬天说道,然后,把镇辰拖了出去。

“我……悔不该……”镇辰要哭了,他忽然觉得自己遇上了躲不过去的宿命。

这个屠夫,娘的可比他无耻得多了,呸,臭不要脸的。

…………

房间内,陈铁坐在椅子上,他的眉头皱着,想到镇狱天碑与狱海的变化,他心里有些想法。

如果,镇狱天碑的变化真的与狱海的变化有关联,那么,这次狱海的变化就绝不会是还祥引起的。

反而,倒是极有可能,是踏入狱海的镇狱天帝可能复苏归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手持着镇狱天碑,他是不是该去狱海碰碰瓷……,不对,应该说是去碰碰机缘。

要是运气好,真的遇到了复苏归来的镇狱天帝,那么,凭着手中的天碑,他抱上镇狱天帝的大腿应该不难。

“待这次宇宙之主大比结束后,确实是要去狱海一趟了,碰碰运气也好。”很快,陈铁心里就也下定了主意。

想通了此点,陈铁伸了个懒腰,下一刻,他的身形却是骤然怔住。

因为,除了他之外,房间里已不知何时,多了另一道身形,一道陌生的身形。

这身形,苍老之极,胡子与头发全白了,而且,头发乱糟糟的,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晚辈见过前辈,前辈不请自来,晚辈实在是开心激动得很……”陈铁瞪了瞪眼,最终客气地对这个怪人说道。

我滴个老天爷,能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连银子和虬天都没有发觉便出现在他的房间,这样的人物,他客气点先保住狗命总没错。

怪人转头,看了陈铁一眼,然后呵呵怪笑了起来,笑声,刺耳到了极点,不止如此,还有种让人疯狂的魔力。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