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星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星徒》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模范小舅子(五)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虽然以杜润的身份、眼力和出身,她不可能像许多“三俗”的联邦女人那般。一见到各种珍稀首饰或者价格够味儿的奢饰品就会两眼放光,花枝乱颤的高呼爱死谁。但这枚玉戒指的确让她吃了一惊。这简直不像是个随身的装饰品,更像是某种微雕艺术品。无论材质还是做工都已经超出了东湖杜氏大小姐的眼界。

“嗯,我替你做的。地星一行得到了一种新的3d打印技术,花点心思的确能做出些好东西。这是用几种特殊材料‘打印’后热处理算了,具体的技术细节你也不会感兴趣。反正雕刻的话,应该很难有人把玉雕刻成这个程度。技术要求太高,玉本身的强度也是个问题。然后唉,你看我又说到技术上去了。这个样式我觉得和你的气质还是很搭配的,我觉得你会喜欢。”

地球的3d打印技术可以做出好东西,但若是没有北域松岩大学时的“art&a;a;ap;ash”课程,唐云这种草根丝也不可能做出什么能让杜大小姐入眼的东西。但凡首饰之类的装饰品,工匠的技术是一方面,造型艺术则是另一方面。

无论唐云对他曾经付出过许多心血的学校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和评价,无论他有多讨厌那个所谓的艺术学院。但他到底还是学到了很多。虽然“art&a;a;ap;ash”课程并没有给他带来心中疑问的答案,虽然他依旧看不懂旧历时期那副梵高的《星空》。

“嗯,真的太精致了。遗憾它来得晚了点,要是我读私立高中那会儿得到这样一枚戒指,可能会让许多女同学羡慕呢。”

北域松岩大学的时候唐云听杜锋聊过,富家子之间也有很多种“博弈”。对于珠宝、艺术品和各种奢饰品的鉴定也算是其中的一种。他能听懂杜润这句感慨背后的意思。看来自己费了那么大力气还真是把东西做到位了。不容易啊。

“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它太精致,也太羸弱了。这样的东西带在手上,就算再小心翼翼的也还是难免有些磕磕碰碰。那就可惜了。”说着话,杜润小心的取下戒指,将它仔细的插进了首饰盒的柔软卡槽中。

唐云忽然抬起头,将视线从戒指的花头处移到了杜润那双深蓝色的眸子上。

“所以它才适合你,因为你就跟它一样,一样的柔弱。就像是月色下的精灵,永远那么美,那么纯洁。让我时不时担心会伤害到你。可曾经的种种我竟然一次次的伤你的心”唐云又将戒指取出来,重新带在了杜润的手上。

“唐云,难得你也能说出这么酸的话”杜润笑了,脸上的酒窝又深了一点。脸颊上也几乎浮现出了一点点红晕,淡淡的,就像夕阳映在白色花瓣上时隐隐泛出的暖红。

“因为我真的想你了!”唐云将杜润抱的更紧了。已经是自己的女人,唐云倒的确没了曾经害羞大男孩的那份扭捏了。

秦水雁和杜锋拳来脚往的打了几个回合,胜负未分。通讯室位于东湖大厦的楼顶,因为距离太高,他们搭手时的呼喝声变得很淡,很遥远。腿脚踏地扬起的一蓬蓬雪雾颇有节奏的起起伏伏。看起来还真有些古代仙侠剧里高手过招的风范。杜润收回视线,嘴上的笑容又变得玩味了起来。

“嗯可以让我看看你给水雁和努美利娅做的戒指吗?也好好鉴赏一番唐大工艺美术师的艺术造诣。”

唐云摇了摇头,“没有,这是专门替你做的。”

原本应该接着刚才的话头好好述一番衷肠,再次强调一下杜润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什么的。但唐云毕竟不是个会说话的人,更不会哄姑娘。听杜润这么一说又搞的有些无所适从了。但他那来自理科生的严谨态度告诉他,解释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要按照严格的逻辑顺序去叙述,这样才更有说服力。于是他挠了挠脑袋。

“我就是替你做的,当时也没想到她们我就是觉得只有你最适合这样的东西再说了,你刚才也说这个东西强度不高,她们俩早就习惯了舞枪弄棒。费那么大力气做出来的,哪经得住她们那么折腾?”

不知怎的,唐云说着话的时候又忽然想起了杜润送给他的唐承泽微缩铜像。原本是件颇有意义的工艺品,但在自己手里却临时充当了防身的武器的确,自己也是个粗人。

唐云不解风情的那些话,以及从情圣状态忽然现原形又变回了忸怩害羞大男孩所造成的反差却完没有引起杜润的不快,她又微笑着问道。

“现在的我和水雁哪个更重要?”

这不是个好问题,但却很好回答。前提是情商在线。哪怕稍微在线那么一点都行。但唐云却依旧是“离线状态”。瞪着清澈的眸子,很认真的说了句。“一样重要!”

就是这么句没心没肺的话,杜润却笑的更开心了,脸上的酒窝也更深了。之前刚刚见到唐云和秦水雁时心头的那股寒意也在这个笑容中彻底融化了。

杜润从她和唐云间的感情路上一路走来,这已经是她所得到的最大的一次胜利了。综合曾经经历的种种,以及自己所处的立场。她已经知足了。

杜润翘起脚尖,吻了唐云的嘴。

雪,一片,一片,一片

窗外杜锋和秦水雁倒是越打越有精神,想想也是,秦水雁希望把杜润从尼禄那老鬼的魔掌中拯救出来,但她又舍不得自己好不容易赢过来的唐云。她心里委屈,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杜锋陪她搭个手,过几招倒也真能释放一下胸中的郁气。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