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星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星徒》第一千零九十章 模范小舅子(下)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一行人走进东湖大厦,杜锋引着众人进了会客厅。..co云有些不解的问道。

“教廷方面解决超远距离跨星域通讯的技术难题了?我记得刚从伊瑞星返回联邦的时候z0星门还只能勉强传输文字呢,两年时间的带宽提升有这么大?”

杜锋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瞧了瞧唐云,“拜托,你才是机械工程学院的高材生,这种事儿你问我?”

杜润听到杜锋的话以后略微皱了下眉头,皱眉动作只在她脸上停留了半秒钟。随后杜润便沉默着没有说话。杜锋招呼了一位杜氏技术人员,带着二人向通向东湖大厦顶层的电梯行去。

“我也要去!”秦水雁那对剑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脸色似乎都有些发黑了。唐云顿觉头脑发热,感觉大事不好。结果秦水雁又恨恨的说道。“我倒是要看看尼禄那老神棍到底长成什么样,何德何能就敢娶我的杜润姐姐!要是杜姐姐遭了欺负,我豁出这条命不要也一定要杀到伊瑞星去!将他碎尸万段!”

除了一行生化分身以外,屋里子所有杜氏子弟连带着k279部队的几个随行勤务官都傻了。..co米娅星域和伊瑞星之间合作密切,伊瑞星大多数礼节什么的有相当一部分民众也都了解。其实严格讲秦水雁也是神女,只不过和杜润这种质女性质的神女不同,她不是教皇尼禄的神女,而是圣子唐云的神女。

唐云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但这屋子里还坐着明显颇有身份的班尼迪克特呢。眼下这位“兵王”神女竟然当着什么劳什子大先知的如此“渎神”这话要是传进教廷的耳朵,原罪远征军再临柯米娅,那柯米娅星域的繁荣还不得稀里哗啦的碎一地?

秦水雁是直率的性子,人品和将军红的酒品差不多。经历过从前的重重,她对杜润这个大情敌实实在在的藏了一万个提防的心。但要说恨意,那真的是一丁点都没有。田竹娴失踪前的一句“眉来眼去”又勾起了她的老醋性子,但眼下看来不是那么回事,便又一下子站在了杜润的这一边。

反原罪教廷的第三次柯米娅保卫战中,柯米娅人盛传教皇尼禄身材矮小,面容丑陋。..co人又十分邪恶残暴。杜润远嫁伊瑞星的这种奉献在秦水雁的眼里不是很好形容。秦水雁觉得,一个女人远嫁敌国就够惨了。还要嫁给这么衰老丑陋还残暴神棍的家伙,那简直太受苦了。那感觉就像是战场上没完没了的挨揍,被子弹打,被榴弹炸,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挨打挨一辈子

她一直觉得杜润被教廷安排到柯米娅星域从事双方贸易合作的工作是一种解脱,她真希望杜润可以一辈子留在柯米娅星域,再都不要回去了。如今一听说什么跨星域通讯,顿时火大。

果然,就像这些人最害怕的一样,班尼迪克特站起了身。虽然不能说横眉立目,但也没有和颜悦色的意思。语气低沉的正色道。

“神女大人,我能理解你作为曾经的军人,面对质女这种伊瑞传统时的感受。但无论如何请您收声,不要再宣讲这些渎神的言论了。”

“你和圣子大人的联姻象征着伊瑞星和柯米娅星域的永远和平,圣子他本人在伊瑞星也有足够的名望和地位。就算你的话会传进教皇大人的耳朵,他也不可能为难你或者为难圣子大人。可如果这些话真的传进教廷,渎神的罪孽却总要有人承担!”

“杜润神女终究是教皇的神女,柯米娅星域送去的质女。不管教皇大人他是要平息怒火还是羞辱柯米娅,他都可以将杜润姑娘送进宗教裁判所,处以最残酷的极刑。这份痛苦会落在她的头上!”

“谁敢!谁敢这么做,我就”秦水雁愈发愤怒。

“如果教皇大人他真的这样做,您是阻止不了的。神女大人,您是曾经的军人,您应该了解一个单兵,哪怕她是真正的兵王,也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去影响整个星域的战争走向。您一定可以理解一个个体面对战争洪流时的无力。考虑一下眼下的政治时局,如果教皇大人想要惩罚杜润神女,还有谁可以阻止?就算仇星首兄妹情深。可他如果打算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杜润一人就发动星际战争,柯米娅的百姓同意吗?联邦和百约会支持吗?”

杜锋、杜润和秦水雁等人都大概了解点斯博的事儿,但他们打交道最多的却是傀儡拉尔夫。从傀儡沈飞到后来的许多分身他们都不熟悉。秦水雁在地球上和唐云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对斯博的了解更多一些。但唐云毕竟不可能主动将斯博的秘密完说出来。她只知道斯博是拥有很多不同人格和记忆,后来又拥有了独立人格的生化人工智能。但她不可能知道这许多分身和斯博之间的真实关系。

而且秦水雁可不是唐云这种性格中有些“瑕疵”的反权威怪人,她在面对自己的偶像,贝芙丽·艾迪这位大明星时甚至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尊敬和崇拜。只要有贝芙丽·艾迪在身边,她的行为举止总会刻意的比往日里“斯文”一些。这一切便将斯博在她心中的形象越来越神秘化了。

她一直知道班尼迪克特是自己人,但这会儿完想不到他竟然真的像他的神棍身份一样,站在了教廷的立场,替伊瑞教廷说话。难道斯博的每个分身还有不同的国籍和立场么?

但无论怎样,班尼迪克特的话她到底还是听懂了。于是变得有些沉没了起来。作为军人,秦水雁的确认可,但又不喜欢对方的说法。

一个人?战争?

这根本就不是能够放在天平两端说事的东西,一边是鸿毛,一边是泰山。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