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唐朝小白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唐朝小白领》第六百一拾四节 京兆牧和长安(228)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可是,他们只是刚刚放下锄头的人啊,如何这么严格,不会累吗?”

这个孔颖达还说了一句话,这句话看着是这么一个意思,但是呢,却不是的,因为他担心的是其他的事情。

“他们以前也是类似打猎之类的生活,锄头?他们有锄头吗?很多人就是种地都没有,呵呵,这样的人,我如果给他们吃饱饭了,他们却觉得吧,似乎不合适,我就让他们离开,吃饭都不听话的,那么,这样的人就是黑心到家了,对于这样不懂得感恩的人,就要处理了,他们愿意出去就出去,想要回来不同意,到时候想要再回来或者说出一些危害我们这里的话语的话,朝廷的律法可不是玩笑话,他们可以试试。”

叶檀是个很开明的人,可是呢,很多时候,却是一个非常死板的人,做事方面也是如此,他觉得吧,有规矩就应该遵守,这方面在后世的时候,他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就很不适应,因为老板钱不多,却觉得吧,自己就是天下最厉害的人,因为如此,就开始胡乱来了,一方面要求公司按着大公司的套路走,就是照章办事,但是呢,他又想要一个东西,那就是将自己的生活和权利发挥到了极点,这样子的话,就可以找到一点人上人的感觉,所以呢,这个时候就开始破坏规矩了,而且是带头开始,于是乎,叶檀就要倒霉了,因为最后发现自己将人都得罪光了,却还是没有完成一点点的效果。

所以呢,他就回来自己创业之后,就发现,这个就要如此。

“叶侯,催使用民力,不可过甚啊,前隋的例子可不远。”

孔颖达的话乍一听很有道理,但是呢,却让人觉得可笑,只要是你仔细想想的话,就会如此。

他们似乎认为百姓就应该老实地种地,其他的事情,都不能做,一做就是催使民力,似乎民力就是一个根本就不能碰的东西,这个有点类似,后世的那种孩子成绩不好了,父母会从孩子的不学习,游戏机,早恋,等等渠道来分析孩子成绩不好的原因,却几乎没有父母会将问题展现在自己的身上,他们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也不会认为,自己的能力最多可以让一个孩子受到普通的教育,他们采用的是,我生的,我养的,所以呢,我就可以支配,我可以将我所有的期待都放在孩子身上,你不实现,不是因为我给你的基因不好,也不是因为我没有给你提供最多吃饱穿暖的条件,而是因为你不努力,这样的事情,说真的,后世遇到太多了,太可怕了,这样的可怕不是一两个,而是一群,超级大的那种,很多时候,真的是非常的可怕,最后的结果,就是父母满足了自己作为父母从而出现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训斥着孩子,虽然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什么都不是,但是呢,却是很舒服的,而孩子呢,在压抑,自卑,自我怀疑等等的环境下长大,长大之后,其实精神上已经崩溃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就是一个欠债的人,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债务,是什么,不是一种责任和动力,而是压力和彷徨恐慌,所以呢,有的时候,你会发现,无情无义的人似乎更加容易成功,不是因为他们更加的努力,而是因为他们学会了如何从别人的手里拿到东西,而不去愧疚,因为没有时间啊,还要努力啊。

“呵呵,孔师,以后这样的话,千万不要说了,太搞笑了。”

叶檀等人来到了一个大树下,过去的大树很多,下面有一个巨大的石桌子,和几个凳子,叶檀,孔师,代君,李承乾几个人坐在那里,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上面有一壶凉茶,虽然在叶檀看来,热茶更舒服,但是呢,不是人人都有自己的这个身体的。

“何解?”

孔颖达年纪大了,按理说,不应该喝凉茶,但是呢,现在的天气如果喝热茶的话,他会发狂的,所以呢,就直接拿起一个很大的碗,一口就喝完了,其他的人也是如此。

“催使民力,说的是用了百姓的体力,能力之后,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差,比如说陛下想要修建宫殿,而且还是徭役的方式,这样的话,你说用了民力的话,还是可以说的通的,而现在是什么,是他们自己用了自己的劳动,让自己的日子过的好点,这样子的情况,百姓的自律能力不行,这个孔师应该是知道的,这个时候,如果我首先定例了一些东西的话,那么,不用几年之后,这里就完蛋了,人的性格里面有一个东西叫做惰性,而且是贪婪的那种,到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当然啦,这里不只是百姓,就算是世家又如何?他们之前来我这里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和我交流这个社会的发展吗?不是的,他们只是为了得到更多的钱财,我之前之所以不愿意给他们太多利益,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吝啬,而是他们过于贪婪了,如果不是我松洲的厉害,恐怕早就没有了,之前我在长安整理商业的时候,说出来都是心酸的,普通的百姓开的买卖,不超过一成,为什么?难道说百姓就不想要钱吗?不是的,是因为的生意一旦稍微好点的话,他们就会做出什么事情呢,就会找人挑事,然后将这个东西拿走,这个世界,那里有什么好人啊,都是坏人,或者包装好的坏人,我也是如此的。”

叶檀喝了一口之后,就继续说道,“而且,现在的百姓的体力说白了,就是在浪费的,他们很多人空有力气,却还是饿肚子,不是因为他们不勤奋,而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做才能然给自己活下来,而且只是靠着种地,自己又没办法和那些大家族的人冲突,这样的情况,他们的未来想要让日子过的好的话,只有一句话。”

“什么话?”孔颖达开始慢慢地接受了叶檀的思路了,不过呢,还是问道了。

“只要是累不死,就要累死一样地干,否则的话,这样的日子过上一百年,还是如此,之前,孔师也算是在隋朝的都城待过的,就算是所谓的开皇之治,都城四周的百姓,日子过的如何?”

“勉强糊口。”

孔颖达思考了一下,还是给出了一个结果。

“是啊,就是如此,百姓的生活资料获得方式单一,就是种地,而且这个种地的话,还不是那种很厉害的那种,有的人,种地,种着种着,就没有了,最后只能成为佃户,而且所谓的佃户最后都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地被人欺负了。这样子下去的话,不要说什么让日子过的好了,就算是勉强糊口的话,都难。”

“都是那些世家搞的鬼?”李承乾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插嘴道,这个时候,他才是最需要的人。

其他的人似乎也明白了,只是呢,不能说出来了。

叶檀却摇头道,“只能说是一半,不能说是全部。”

“哦?叶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之前还是说是那些大家族的过分的行为,而现在你却说不一定是了,这个是什么道理啊。

代君沉思了一下,却没没有说话,而李承乾和孔颖达则是看着他。

“一般情况下,的确是有这样的人,但是呢,天下很大的,陛下的官员也不少,不是所有的官员都会如此做的,有很多人,还是可以保持着读书人的那种面子,按理说,这样子的话,会好很多,但是呢,实际上却不是如此,就算是一个人是所谓的清官的话,也是免不了的,毕竟,就算是隋朝的杨广皇帝做事狠辣,他的手下也是有一些好的官员的,可是呢,就出现问题,这个就说明了,这里面还有其他的原因,导致了百姓不得不去倒霉了。”

“哦?还有什么,天灾人祸?”

孔颖达的话可以说是概括了过去的一些思路了,不过呢,却不是最根本的,这个只是原因,却不是最主要的。

叶檀摇头道,“孔师说的不错,却不是根本的原因,而是一种原因,导致的结果。”

“哦?还有其他的?”李承乾忍不住看着叶檀问道,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其他的人都看着他,他们觉得吧,这个时候,自己需要的东西不多,只是知道这个似乎就可以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无辜了。

“天灾人祸,还是其他的大家族的占有的话,都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百姓活不下去了,为什么活不下去了?是因为他们的手里可以提供给自己的家里的吃穿的东西,只有一个,就是土地,但是呢,土地需要依靠东西很多,需要好的天气,需要有雨,需要晴朗的天气,需要在下雨的时候下雨,在晴朗的时候晴朗,需要人们细心地照顾,需要防止一些野兽去将这个东西给吃了,需要看看是不是有各样的蝗虫等东西,将这个东西给祸害了,这样的因素都可以踢出去了之后,才会收到一定量的粮食,然后交给朝廷一部分,交给一些地方一部分,剩下来的才是一家人的日常生活需要的,这样子的话,也就是孔师嘴里说的勉强糊口,至于其他的,什么买牛啊,买羊啊,买肉啊,让孩子读书啊,这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点东西,也就是够大家吃个饭的,不被饿死,穿个衣服,不被冻死,但是呢,这样子的发展,需要多少年之后,朝廷的各样的期许才会改变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而且,更加可怕的不是这个东西,如果可以维持现状的话,还是不错的,不少百姓都觉得是盛世了,毕竟没有被饿死啊,没有被冻死的。可是你们不要忘了,这个东西的前提就是这块地,可以出现粮食,但是呢,怎么可能一直都是如此啊?我上面的说的那些灾祸还不包括一个东西,那就是生病,家里的人一旦生病,这个平衡就会立马就被打破了,这个时候,人就不救了吗?如果说是救的话,这个钱从什么地方来,家里的粮食和其他的东西够吃的而已,根本就挤不出来任何的多余的东西,这个时候,怎么办,要么就是直接病死了,这个是大部分百姓都要经历的事情,因为呢,不能为了一个人,而让一家人的日子过不下去的,而另外一个则是很简单的,就是给这个人治病,但是呢,你没钱啊,医馆会那么容易地给你治病吗?不会的,你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家里的土地了,卖了吧,给谁呢,其他的人都没有钱,只能给大家族,这个时候,你会说,为何大家族的人不给这样的人钱来治病啊,这个里面有两个原因,第一,大家都不熟悉,凭什么给你钱啊?不管如何说,我们都是一个家天下的国度,其他人的生命比不上家族的人的,家里有点钱,我为何不让家里的孩子读书去了,给你,你什么时候可以还钱啊?因为你家里什么都没有,你告诉我,如何还钱,既然不能还钱,就是亏本,那么,就出现了第二个问题,我照顾了你,是不是也要照顾其他的人,这些人可都是朝廷的人,而不是大家族里的人,这样的照顾有两个难点,一个就是是不是让其的人也会盯着这个家族,最后将这个家族给拖垮了,第二个呢,就是会不会引起朝廷的猜疑,毕竟,这些人都是朝廷的子民,而不是你某个家族的人,你照顾了这样多的人,然后呢,他们都听话了,到时候,你要是造反如何办呢?所以呢,这里就说了一个所谓的为什么大家族的问题不是特别的严重的缘故。但是呢,我们转过头来看看这个事情的根源在什么地方?”

叶檀的话里将人性都说出清楚了,有的时候,你想要做好事,你就以为是真的可以吗?

就像是我们看到的野史里写的,为了给朱元璋修建城墙的沈万三呢?最后如何了?朱元璋觉得吧,天下都是我的,你却要帮我,你是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还是其他的?

人性不明朗,只是人的本心而已。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