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欢想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欢想世界》346、一封敦切的长信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贝克莱为何没有逃走?一方面是因为骄傲和尊严,另一方面,他也自以为了解新联盟与夏尔。

从去年八月份开始,他就下令通过各种渠道专门搜集新联盟的情报,然后又做了大量分析,就连夏尔的十二篇演讲,他也仔细研究过了。

在夏尔的身上,他能找到些许自己的影子,冷静、理智,同时充满热情与活力,应该也是一位理想主义者。

新联盟应该是一个劫富济贫的组织,虽然他们好像还没有喊出这样的口号。新联盟占领城市之后,没收了大量富豪的资产充公,成为财政经费来源。

但是他们表现得很克制,并没有抢掠和破坏,而应该是想长期占据新地盘,所以很快就恢复了社会秩序。这是一个偏向于守序的团体,从他们的领袖夏尔发表的公开演讲中就能看出来。

他们的军事力量很强,部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指挥官的能力尤其高超,所以在扩张与推进的过程中几乎没有太大的损失,战斗结束得都很快。

他们虽然也镇压了一批人,但数量很有限,并没有大规模的报复反抗者。

但可能由于其主要成员都是出身于底层,几乎没有受到教育的缘故,他们似乎关不太懂得维护与尊重人权。被俘的很多人则是被送去了改造集中营进行所谓的改造,要求他们服从新联盟制定的规则。

新联盟搞了一种运动,在惩罚敌人之前,组织民众搞公开集会,让人当众控诉与羞辱敌人,激发他们的仇恨、回忆他们的创伤,而不是教导民众学会宽恕、弥合创伤。

在贝克莱看来,就算是罪犯也有人格尊严,由法院来审判并定罪就可以了。而新联盟无疑是采用了人格羞辱的方式,挑动了公众的仇恨情绪,这样会激化社会矛盾。

被羞辱地很多都是值得尊敬的社会精英,他们平日偏偏又是受社会底层最忌恨的人。新联盟这么做,可能是想证明自身行为的正义性吧,也不失为一种裹挟民众的手段。

但是站在更高的层面看,这么做只会传播仇恨、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国家和社会想要发展,还是要倚仗掌握了知识与财富、并且懂得怎样去运用这些知识与财富的精英阶层去推动。

但是无论如何,新联盟也是一个讲秩序的军政组织,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他们也有建设好这个国家的意愿。

新联盟所没收充公的那些资产,并没有遭到破坏和洗劫,而是被接管了,继续维护和经营,虽然他们在经济学方面还缺乏知识,但毕竟是在努力。

在镇压敌人的时候,虽然也有羞辱人格、挑起矛盾的偏差,但新联盟还是大体遵循了程序正义的原则。为数不多的被镇压者都有确定的罪行和罪名,这一点是令贝克莱最欣赏的。

所以他觉得夏尔是可以沟通的,完全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以寻求一个对双方以及对这个国家都尽量最好的结果。

贝克莱自认为上任以来,一直是清廉且正直的,比这个国家几乎所有的官员都要清廉与正直,在深入了解新联盟的行事风格后,他也多了一丝敢留下来的底气。

当然了,他还有另一股底气来自于迪加市,那是他的势力范围,就算他人在这里,可是背后仍然拥有足够强大的势力。

新联盟夺取了首都,但希望阵线仍然可与之谈判,组建一个合作更紧密的政府,让这个碎片化的国家变得更加完整。

原先的中央政府控制力最弱的,就是几里国北部的三个邦区,而新联盟已经占据了这三个邦区。想整合这个国家,他们还需要更有经验、更有学识的人来帮助,至少在治理国家的层面,贝克莱还有很多可以教夏尔的东西。

总统府被新联盟控制后,贝克莱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是一名战俘,因为他还住在这里,除了被搜走了武器、撤走了往日的服务人员,并没有人限制他的行动自由,他只是不能走出总统府而已。

生活条件虽然变得艰苦了很多,但好歹一日三餐还有人供应,所以他有充分的时间整理思路、思考各种问题。很多时候想着想着,他几乎都要被自己高尚情怀感动了。

他现在与外界无法联络,被隔绝了消息,总统府的电脑被搬走了,他的手机也被拿走了,平日只能看一些书籍和杂志。

提出想与夏尔面谈的申请之后,他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得到回复。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夏尔如此缺乏政治经验吗,既然抓住了自己这位总统,难道不明白这其中的政治价值吗?不论他想做什么,应该早就该做了呀!

还有一件事更奇怪,夏尔本人为什么没有入住总统府,反而把他继续软禁在这里?难道是嫌这座总统府不好,想另外建一座总统府吗?可是这座总统府已经足够气派与威严了,就算另建,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啊!

难道是新联盟又遭遇了什么变故,是南方的武装势力看到首都的动乱,也抓住机会北上争夺中央政权,到现在还没有决出结果?

又或者新联盟正在组织新的总统选举,等一切搞定之后,再把自己推出来弄一次表面上的政权平稳交接?

假如这样可就不对了,太过缺乏政治智慧,贝克莱甚至想当面告诉夏尔,如何更好的掌控政权交接的过程,他对此是最有经验的……

人无所事事的时候,难免会有各种胡思乱想,而贝克莱真是想多了,夏尔之所以没来见他,是因为根本顾不上。

新联盟可不仅仅是攻占了摩旺市的主城区,而是解放了整个摩旺邦区,另一路大军解放了迪加邦区,然后继续南下解放几里国全境。

这段时间,夏尔几乎忙成了八爪章鱼,吃住都在新联盟临时指挥总部的办公楼中,假如没有强健的体格和过人的精力,这样的工作强度恐怕都撑不住。至于贝克莱总统,从来都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先让他待着呗,等有空了再处理。

总是等不到夏尔,贝克莱就询问新联盟派来的服务负责人。结果对方很严肃地告诉他,自己并不是为他服务的人员,而是接管总统府的工作负责人,涉及军事行动的任何情报,按照纪律都不可能透露给贝克莱。

但好歹这些天已经混得脸熟了,贝克莱就问了一些应该是不违反纪律的情况,这才了解到夏尔并没有宣布就任临时总统,新联盟也没有宣布“接管”中央政府。

也就是说,目前这段时间,几里国实际上处于一种没有中央政府的状态。但实际情况又不能说这里是无政府状态,新联盟已经控制住了秩序,对各个地区都初步实现了有效管理。

可是没有名义上中央政府的影响仍然很大,比如各国外交使节若想递交国书,到底应该找谁呢?从另一种意义上讲,贝克莱好像仍然是几里国总统,因为没人宣布他离职、而他本人也没有宣布辞职,这是唱的哪出戏?新联盟完全就是政治白痴的行为!

困惑不安的贝克莱于是给夏尔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全文有上万单词。

他首先详细介绍了自己的履历和生平,主要是在海外学习以及回国后工作的经历,重点谈到了自己的理想、抱负与志愿,还有为此付出的诸多努力。

他分析了几里国的局势,包括历史以及现状,然后谈到了建设与发展国家的思路与方法。信中最多的篇幅,是用来介绍他的施政经验以及治国理念。

他在信中承认新联盟已经取得了中央政权,并且以上一任总统的身份,表示愿意配合夏尔进行权力的平稳交接,至少从名义上是平稳的、符合法理的,使之在程序上看不是一场军事政变。

他还代表了希望阵线以及迪加邦区的地方政府,希望能与新联盟建立起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或者说联合起来建设这个国家。

他又对夏尔继任总统后,在政治、经济、军事角度,具体到政府组织、官员任用、中央和地方关系……等各方面的政策提供了建议。

他很含蓄地表示,希望自己已取得成效的治国策略不要因此前功尽弃,他虽然已不再是总统,但仍然愿意以自己的学识和经验,帮助新总统治理好这个国家。

贝克莱是越写越感慨,神明给自己的时间太短了,只有三年半,他有太多的事情还来不及做,这个国家尚未被拯救,假如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向苍天再借五百年!

这样的话他当然不可能写在信中,他只是想让夏尔接受自己的建议,那样就算自己暂时离开了总统的位置,他的政治智慧与治国理念仍能继续造福这个国家。

这封信是用茵文写的,他看过夏尔的演讲,夏尔的茵语说得很流利,应该都能看得懂吧?就算有些地方看不懂,身边应该也有专业的翻译人员。

这封长信中,确实有些单词夏尔不认识,但夏尔也没有找翻译人员,掏出手机用翻译软件扫描查询也就搞明白了,并没有什么太高深复杂的东西。

然而夏尔看完之后,却彻底懵逼了!

令他震惊的是,无论是名义上还是实质上,身为几里国曾经的最高领导人,贝克莱这位总统,与这个国家的民众以及真正的现状之间,已经割裂到睁眼瞎的程度了吗?

联合国有一份调查报告,是2019年的数据,世界上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构成的经济体,几里国的发展水平排名倒数第二!而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几里国还排名倒数二十呢。

这些也不能全怪贝克莱,他当初接手的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可是贝克莱成为总统之后又做了什么呢、几里国在他治理下又是什么样子呢?

夏尔从小就生活在几里国最普通的、最有代表性的街区。他本人还不算最底层的民众,因为他的舅舅曾是大头帮的二号人物,而他自己后来也成了大头帮的骨干。

夏尔从小也没有营养不良,身强体壮没有白长一米九几大个。他还拥有一处香蕉园、一个酿酒作坊以及一间酒铺,怎么也算是“街区有产阶级”了。

可是夏尔也清楚,自己生活的世界是怎样一幅景象,就是人间炼狱!充满着绝望以至于很多人根本意识不到希望,对很多痛苦早已麻木,生命与财富得不到任何保障。

他身边的黑帮份子都号称自己不怕死,这种所谓的勇敢宣言又显得多么悲凉。的确,在一个随时就会横尸街头的地方,怕死有用吗?

如果说夏尔从小的经历只代表了非索港,那么在新联盟军解放几里国的过程中,夏尔也跟随军政干部行动,不仅研究了各地的资料,也亲眼见证了各地的景象。

难道贝克莱并不知道,自己治理下的几里国是怎样一个国家吗?假如他清楚的话,怎么还有脸自称“政绩斐然”、“史上最佳”呢?

满腔壮志未酬的感叹,全因新联盟蹦出来捣乱?

懵逼的夏尔拿着这封长信看了半天,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贝克莱应该真不清楚状况,至少这封信中的语气和态度都是认真的,这就令夏尔更懵逼了。

新联盟早就在搜集几里国政府的各种情报资料,并不仅仅是军事方面的,夏尔对这位总统任期内的各种政策措施其实都很了解。

贝克莱应该比较熟悉现代西方金融体系的运转,所以上任后及时掌控了几里国的金融系统,重点是数据交换和结算中心,从而稳定了中央财政,也掌握了部分海关和税收。

这本就是一个中央政权首先要做的事情,假如以百分制评价的话,贝克莱可以打四十五分吧,虽然还达不到及格线,但以几里国的现状来说也算能糊弄过去了。

但除此之外,这位总统好像也没什么别的成绩可谈,有些事情做了还不如不做。

比如这位总统在信中提到,自己深知人才的重要性,只有培养更多的人才方能建设好这个国家,所以他上任以来倾力打造了黑荒大陆东海岸最好的大学——几里国公立大学。

看到这里的时候,夏尔惊得差点没把面前的桌子一脚踹翻。因为他早就了解这所大学的情况,是多么奇葩的总统,才会将全国教育经费的一半,都投入到一所大学中?居然还以此为功!

几里国公立大学简称几里大学,以往每年只招收几百名新生,在贝克莱担任总统后,扩大的招生规模,目前每年都招收一千五百名新生,据说将来的计划还要达到两千名以上,目前根据学籍名册,共有在校学生六千二百一十七人。

贝克莱上任后,不仅扩大了教学规模,还免去了住宿费、学费、教材费等所有费用,就连餐厅都是免费的,极大的改善了生活与教学的环境。

据夏尔所知,能进入这所大学的,都是几里国内最不差钱的二代。更确切的说,那里就是一个专为黑恶二代打造的伊甸园,下一代集团犯罪头目培养基地。

像夏尔这样的“社区有产者”,也根本没可能进入这种大学。非索港原先在南部滨海地区,有一所也是唯一的一所精英学校纽牧学校,其少数最优秀或最有背景的毕业生才有机会就读几里大学。

这几年来,这所大学在贝克莱总统的倾力关怀下,已变得更加污浊不堪。社区干部的最新走访调查报告反应,几里大学周围的街区的民众,在提到这所大学特别是里面的学生时,“无不变色”!

这所大学居然拥有一支全副武装的持枪保安队伍,他们保护大学内的“学术研究自由”,假如学生在外面犯了什么事,当地警察也没有权力进入校园执法。

校园里面生活着一群无法无天的二世祖,他们做的事情没人敢管也没人能管。其早年的毕业生董泽刚,与如今大部分的在校生相比,已经算一朵品行高洁的白莲花了!

这些学生唯一令夏尔羡慕的地方,就是他们都二十多岁了,居然还全都有父亲。在几里国,这是一个活到成年还有父亲、且父亲还活着的群体啊,是多么地幸运。

听说这所大学四分之三以上的毕业生,毕业后都设法去了海外,这真是谢天谢地!

新联盟的工作组也进驻了这所大学,居然遭到了学校的保安部队阻止。对方声称自己不受政府警察部门的干涉,在行使完全独立的职责。

新联盟工作组倒没吃这一套,通知军队赶来将这支武装缴了械。

缴械的过程很顺利,并没有发生伤亡。可是在工作组正准备进入校园的时候,竟然有人在校外不远的某栋楼上用冲锋枪扫射,导致五名干部当场牺牲!对于新联盟来说,这可是重大的伤亡事件。

愤怒的随行部队差点没叫爆破组把这栋楼给拆了,好在被冷静的指挥官阻止,只命令投弹手用手雷从窗口投入轰了那个房间,随即派作战小队冲进了这栋楼……

房间里面的人当然全部被击毙,可是情景却令人目瞪口呆。四男八女十二具尸体,全部C身L体。

事后调查结果,这是一伙学生弄来几个姑娘,边吸D边Y乱助兴,最后X嗨了。他们吸D吸的也是身份,很多D品都是几里国普通人根本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的高档货。

夏尔在读贝克莱这封长信之前,刚刚收到工作组进驻几里大学的情况汇报,也刚刚签署命令,暂时控制了该校全体师生,进行全面的甄别审查,同时在该校搜查毒品和武器。

哪些人应该被镇压、哪些人应当接受强制改造、哪些人应该接受再教育,一定要甄别清楚。假如把这些人全部送去枪毙,说不定会有冤枉的,新联盟也不能冤枉无辜。

看待这种现象,不能只强调在校学生这么一种身份,每个人都有多种身份。

从夏尔的角度做个假设,假如金大头没死,有个儿子二十来岁了,而金大头还是大头帮的头。那么你相信这个人是品行恶劣、心狠手辣的黑二代呢,还是德才兼备、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哪种可能性更大,其实不言而喻。

而且以金大头的身份,就算他没死,假如大头帮不能继续“发展壮大”,他的儿子恐怕够不上进入几里大学的档次。几里大学的学生群体,是由“级别”更高的人组成的。

在贝克莱总统的信里,他很恳切地建议夏尔,将来要重用几里大学的毕业生,尽量提供优沃的待遇和重要的工作岗位,创造各种机会把他们留下来,因为他们才是未来建设几里国的希望。

贝克莱总统还建议,尽管新联盟通过军事手段取得了中央政权,但治理这个国家还要依靠原有的各级官员,尤其是他上任以来提拔的这批官员。他们是这个国家为数不多的精英,假如没有了他们,这个国家就会完全失控。

贝克莱又谆谆嘱咐,一定要维护好这个国家现有的制度,这是借鉴了世界最先进的文明所制定的政治、法律体系,可以说已接近了人类文明最完美的终极形态。几里国所有的问题,归根溯源,几乎都在于没有贯彻执行好这套制度体系。

贝克莱总统希望自己的治国思路以及实行的各项政策,能够继续执行下去,终将为几里国带来光明的前景。

在外交方面,他也希望夏尔能够继续保持和巩固目前已取得的成果,几里国是如此贫弱,外交环境上的任何一点改善都来之不易。

在提供“外交政策指导意见”的时候,贝克莱也提到了自己聘请的军事顾问曾给了怎样的建议,而自己又如何果断拒绝,并派出最后的总统卫队去保护使馆区的事情。

在收到这封信之前,夏尔其实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新联盟接管了总统府又不是仅仅占据了一栋建筑。但是读到这里的时候,夏尔才确信贝克莱不是个弱智,在写这封信时其神智也是清醒的。

可是一个神智清醒、智商也正常的人,在面对政治、经济、军事乃至基层组织、社会动员、生产建设、政府管理、公民教育等全方位水平都碾压自己的对手时,又哪来的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居然还摆出了一幅指点者与教导者的姿态?

这是怎样的……傲慢与无知,夏尔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贝克莱这是吃错药了吗,或者说他一直就是吃这种药长大的?

隔着信纸,夏尔仿佛能看到另一个人,正在语重心长地告诉他:“新联盟打下江山、你们建立政权就已经够了。想统治这个国家,还要依靠我们以及我们这样的人,这是历史证明的,也是现实决定的……”

夏尔没有生气,真的没有生气,他只是感到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骇然!

拿着这封信,他特意在百忙中召集在摩旺市的新联盟众高层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会议讨论的重点倒不是贝克莱本人,而是贝克莱这样的人,以及为何会有这样的人、怎么处理这样的人。

会后夏尔特意打了个招呼,同时通知了在迪加市那边的新联盟工作队伍,注意搜集有关贝克莱及其家族的背景材料,整理成一份情况简报。

在寄出那封长信的一周后,贝克莱终于等到了回复,包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迪加市也解放了,新联盟不仅解放了摩旺市和迪加市,还继续南下解放了几里国全境。夏尔总席之所以这段时间都没抽出空来,就因为诸多军政事务繁杂。

好消息是夏尔总席终于答复了,明天晚上将在原总统府接见贝克莱。他给了贝克莱整整一晚上时间,想说什么话都可以畅所欲言。

得知迪加市也被新联盟攻占后,贝克莱的内心深处是沮丧的,他在信中提到的某些合作建议是谈不成了。但是另一方面,他还有很多话可以跟夏尔当面说,有些建议在信件里是讲不清的,需要有个交流讨论的过程。

贝克莱等到回复的这一天,是2021年的12月31日,夏尔正式与贝克莱见面的日子,则是2022年1月1日。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