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寒门祸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寒门祸害》第2058章 惊世之见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受到课堂气氛的影响,面对着这个关乎大明国策的军事问题,众将领亦是纷纷开动脑筋,认真地思索着这个以前几乎没有涉及的话题。

在这些多年以来,九边将士谈论最多是如何守好自己的城池,如何在蒙古骑兵的入侵中生存下去,如何不让朝廷“秋后算账”。

只是在这一刻,在这位上演山竹滩大捷的神奇阁老面前,他们已然抛开了那些杂念,开始认认真真地站在大明决策者的角度思考如何更好地面对蒙古骑兵。

林晧然将这个问题以右竖的形式工整地添加在前面三个问题之后,然后转身望向众将领淡淡地道:“既然我们一致认为俺答部还会再行南下,接下来俺答恐怕想要掠夺更多的物资,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他们的入侵呢?”

李成梁等人虽然都已经开动脑筋,但事情并不是他们坐在这里奇思妙想就可以解决得了的,毕竟很多事物是客观存在的。

就像一群狐狸再如何聪明,它们亦很难抵挡得住一帮饿狼前来抢夺食物,更别说它们还想要试图消灭这帮饿狼了。

整个课堂沉默片刻,一个面带凶相的青年男子突然主动从座位站了起来,当即便是吸引到在场将领的目光。

张龙显得粗中有细,向林晧然恭敬地拱手道:“林阁老,我是大同游击将军张龙,是一个地道的粗人。若是我说得太直白或说得不当的话,还请阁老勿要怪责才是!”

“本阁老此次过来便是跟诸位一起探讨这些军事问题的,自然不会进行怪责,更不可能事后追究!”林晧然端起阁老的派头进行回应,而后环视在场的众将领告诫道:“至于在座的诸位,今日在这课堂所说的话,就勿要再行外传了!否则给谁招惹风波,本阁老亦定然不轻饶!”

不说他的身份和地位摆在这里,单是这个文强武弱的时代,他真要对哪个将领进行清算,根本都不需要自己出手。

李成梁等人纷纷点头称是,知道林晧然这是给大家吃定心丸,更是用实际行动在维护他们。

“我此次来到了这里,虽然经常吹嘘我斩了多少多少鞑子,将砍鞑子说得跟砍大白菜一样!实质上,鞑子确实比我们想象中要厉害得多,边军中见到鞑子能被吓尿的有不少,而有杀过鞑子的比比皆是!”张龙抬头望向林晧然,显得很坦诚地说道。

一个将士是否有战力,最好的衡量标准无疑是胆魄和战功,如果这两个都没有的话,那么再多亦是滥竽充数。

李成梁等人自感脸上无光,但却知道这是一个实情。不管他们平日如何轻蔑鞑子,但他们真跟鞑子拼命的话,却是往往处于绝对的下风。

林晧然自是知晓这个真实的状况,但逃避问题并不是他的性格,便是望向张龙淡淡地询问道:“张将军,你具体说说鞑子厉害在哪里?”

“这……卑职不敢说,怕……怕传出去上头会责怪卑职动摇军心!”张龙面对着林晧然的追问,显得有所顾忌地回应道。

林晧然又望向其他人,发现都是纷纷低下头。虽然很多人都知道是自欺欺人,但边军早已经确定了“明强鞑弱”的政治正确,而排斥“明弱鞑强”政治错误。

林晧然却是黯然一叹,知道很多事情还得一步步进行纠正,便是淡淡地说道:“这其实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鞑子从小便骑马射箭,个个都是打猎的好手,而且配备的武器精良,亦有打猎时所训练出来的团体作战经验,所以单兵作战和团体战都要胜于我们!”

却不是大明的将士真的不如蒙古骑兵,只是很多事情都是生存环境所决定的,就像在蒙古骑兵中亦是寻不到一个合格的水贼一般。

“林阁老英明,事实确是如此,鞑子在人个或团体作战方面确实要强于我们大明!”张龙听到林晧然如此直白地说出来,亦是进行奉承地拱手道。

李成梁等人对着林晧然亦是悄然地改观,意识到林晧然跟着之前的官员确实有着极大的不同。却是没有粉饰太平的意思,而是显得实事求是地看待问题,既没有闻虎色亦没有盲目自大。

林晧然却是知道张龙是话中带话,便是望向张龙淡淡地询问道:“依张将军之见,当如何应对俺答的进犯呢?”

麻贵等将领亦是纷纷扭头望向张龙,却是好奇他会抛出一个什么样的方案。

“林阁老,现在的情况是敌强我弱,卑职以为最稳妥的应付方式还是老办法。我们各支部队守着各自的城池,待到其他边镇的援兵赶到,再一起合围于鞑子,将那帮鞑子赶回大草原!”张龙的眼睛透露着几分真诚,显得小心翼翼地将观点表述出来道。

倒不是他不愿意将蒙古骑兵打得落风流水,只是他生长在九边,十六岁便加入军旅,早已经看清了明弱鞑强的事实。

如果林晧然强行要跟俺答所率的骑兵正面硬碰硬,不说他们取胜的希望很渺茫,一旦遭到重创会直接动摇整个大明朝的脆弱的根基。

话音刚落,关虎显得不愤地说道:“哪里是将鞑子赶回大草原,分明就是仗着我们这边人多势众,鞑子亦是抢得差不多了,做做样子将他们送出去罢了!”

麻贵等人听着关虎的这一番愤怒的言论,虽然佩服关虎的大胆和直白,但知道这早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每一次都是蒙古骑兵大肆烧杀抢掠,只要鞑子不跑到北京城惊动这京城的皇帝和朝堂大佬们,各路的军队都是愿意做鞑子的跟屁虫。

“他们携带辎重固然是我们追击的最佳时机,但我们想要向他们进攻,此举亦很难说能够必胜!”麻贵跟关虎的观点有所不同,便是发表自己的看法道。

关虎的眉头微微地蹙起,却不知是顾及跟麻贵的交情,还是被麻贵的观点说服了,却是没有对麻贵的观点进行反驳。

一时间,这里的气氛有些沉默和压抑!

虽然他们很想跟鞑子来一场血战,但他们真跟蒙古骑兵采用正面硬撞硬的战法,不仅没有太大的胜算,而且有可能让到大明陷入危局之中。

现如今,面对蒙古骑兵最有效的方式似乎还是杨博时期所遗留下来的办法。

“狭路相逢勇者胜!咱们跟他们正面交锋又如何?现在都还没有交战,便认定我们大明肯定会输,我马栋第一个不服!”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道。

众人纷纷望过去,正是马芳的儿子马栋,彰显着将门虎子的英雄气概。

张龙终究不属于宣府军,看到马栋如此脱离事实,便是跟着马栋起了争执。双方围绕着战和不能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可谓是争得是难舍难分。

林晧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但没有进行制止的意思,反而认真地思索着他们的观点。

在大明的边军体系中,马芳所率的马家军无疑是一个另类。在面对蒙古骑兵之时,马家军不仅不怯战,而且是唯二敢跟蒙古骑兵正面血战的军队。

亦不怪马栋会反对张龙的观点,因为在他看来,只要各个边镇都宛如马家军这般,那么根本不需畏惧蒙古骑兵。

麻贵倒是不愿意看到事态继续恶化,便是趁着一个空档对林晧然拱手道:“林阁老,你去年主持的山竹滩战役打出了我大明将士的铁骨,你难得真的要我们躲在城中做缩头乌龟吗?”

争得面红耳赤的马栋亦是微微一愣,而后扭头望向了讲台上的林晧然。

现在大明的军事最高长官不是山西商帮的靠山杨博,而是换成了这位文华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林晧然,是一手创造了山竹滩军事奇迹的军神般人物。

这个人主持大明的边防,必然不会效仿杨博的那一套,没准比他的想法还要更激进,而自己根本犯不着跟张龙产生争执。

林晧然面对着麻贵的问题,先是扫过安静下来的众将领,最后落在关虎的身上道:“关指挥,你当初亦是参战,可知那场战役胜负的关键在哪里吗?”

“呵呵……自然是阁老料事如神,让我们将鞑子打得落花流水!”关虎当即拍马屁地道。

林晧然的眉头微蹙,便是乔怒地道:“我要的是事实求是!”

“这便是实情,此事早已经天下皆知!”关虎的马屁是一拍到底,只是很知进退地接着认真地道:“山竹滩是袋子地形,他们误以为我们已经中计,却不想林阁老早已经将石总兵埋伏在那里!我们借着山竹滩的有利地利,加上兵员上的巨大优势,几乎是将他们全歼!”

“山竹滩之所以能够大捷,这需要特定的地形,亦需要石家军这支奇兵。如果不是我们石华山以奇兵出现,我们便无法占得绝对的优势,很可能反过来被鞑子吃掉了。如果不是山竹滩的特殊地形,鞑子的机动能力无法发挥出去,不然他们看到势头不对便已经跑了!正是如此,山竹滩大捷是在特定的条件下的战果,并不具体普遍性!”林晧然望着众将领,将山竹滩大捷的情况进行剖析道。

李成梁等将领都有很强的军事天赋,在听到林晧然如此分析之后,加上他们早前亦是了解过战役的经过,知道林晧然所说的是实情。

山竹滩大捷并不是证明他们已经远胜于蒙古骑兵,而是林晧然运筹帷幄的结果,这其实是在特殊条件下发生的事情。

林晧然将众将领的反应看在眼里,却是话锋一转地道:“本阁老从小熟读圣贤书,亦有涉及兵法,这些年更是不敢懈怠!我的军事观点跟诸位可能是有所不同,我一直以为:从古至今根本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以弱胜强。”

“林阁老,此言似乎不妥,太过惊世骇……骇俗了!”李成梁的眉头蹙起,却是当即出言想要反驳地道。

他从小熟读兵事,更是知道各种经典以弱胜强的战事。不说项羽的破釜沉舟,这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和淝水之战哪一个不是以弱胜强。

只是偏偏地,这位林阁老却是否认了这个早已经公认的观点,这个举动说他是惊世骇俗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林晧然对李成梁的反应并不例外,却是轻轻地摇头道:“李参将,我刚刚已经说了,我跟大家的军事观点有所不同,此事你先不用急于反驳于我!”顿了顿,他便是继续说道:“我来做一个假设,如果两军都是用精兵交战,胜利的一方必定是在局部上以十人歼一、百人歼十、千人歼百,而不会出现一人歼十、十人歼百、百人歼千。”

“没有?”

“好像真没有!”

“确实没有,打起来还是以多打少!”

……

李成梁不由得慢慢地沉入沉思,麻贵和关虎等将领都是身经百战之人,脑海中不断地回想着战场中的画面,正是印证着林晧然的说法。

在他们每次跟蒙古骑兵的交战之中,哪怕他们的头领多么英勇,但他们这边往往都要以多打少才能够取胜,而蒙古骑兵亦没有勇气敢跟他们以一挑十。

林晧然知道自己的观点起了效果,便是趁热打铁地道:“我布局山竹滩的战役之时,追求的便是以强打弱。既考虑各方的兵员战力、装备和士气,亦有考虑地形和天时,所思所想皆是要在山竹滩上占据优势。”顿了顿,他望向马栋和张龙接着说道:“至于要不要跟俺答进行血战,我以为如果能够以强打弱便狠狠地打,但如果不能以强打弱,那么我便不支持打!”

跟着很多理想主义者不同,林晧然更喜欢务实。哪怕是破釜沉舟,那也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的一场以强胜弱的战役,而不是真的因为砸锅就让士兵真的能以一挡十了。

梁栋的脸上亦是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开始认真地思考林晧然的话。

林晧然看着时间差不多,便是转身写了一行字,然后淡淡地说道:“我的课便到此为止!今天给你们留一个课后作业:鞑子此次在辽东排兵布阵,诸位觉得他们是佯攻还是大举来犯?”

他知道真正的好老师从不是向学生灌输多少东西,而是要给予他们一种思考的能力,这样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智将。

在安排好课后作业后,他便是转身离开了这个课堂,只是希望能够从中出现几个可造之才,培养几个有才能的弟子。

李成梁等人看着林晧然离开,仿佛是突然开了窍般,正在思索着林晧然早前说的话,亦是在思考着林晧然所留下的课后作业。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