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寒门祸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寒门祸害》第2054章 林府乱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李芳摊开手中那道明黄的圣旨,再度朗声念起来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顺天巡按林平常有巾帼不让须眉之风,尚在幼年便有擒贼之勇,担任广西巡按有赈灾之功,而后用妙计生擒贼子韦银豹并平定古田……,今遵照先皇遗旨特授冠巾伯,赐玉如意一对,钦此!”

啊?授爵?

林金元等人听到最后,显得难以置信地瞪起眼睛,然后纷纷不可思议地望向最前面的林平常。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林平常竟然被朝廷封了冠巾伯。

林晧然若得显有所思地望向那道圣旨,由于早已经知道封爵的事情,所以他将注意力放到了其他的细节上。

通常而言,赐爵都是世袭罔替,但妹妹这种情况已然是不可能会给。现今隆庆给妹妹封伯爵已经是超常规的做法,若是再给世袭罔替,确实会遭来很大的非议。

倒是这“冠巾伯”有点意思,这个野丫头还真有天下第一女豪杰的味道。

“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平常倒是反映得很是平静,显得认认真真地进行谢恩道。

从顺天巡按到冠巾伯,这已然是身份地位的一次大跨越。顺天巡按终究是正七品官员,而且她女子的身份注定会受到官场所排斥,但冠巾伯却是货真价实的勋贵。

只是她心里并不见得多开心,毕竟冠巾伯的地位再如何高贵,若是接下来她没有得到朝廷的其他任命,她其实就是一个懒闲之人,还不如继续担任顺天巡按更能替百姓伸张正义。

陈洪将那道明黄的圣旨交给林平常手上后,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进行道贺道:“杂家在此恭贺冠巾伯了!”

跟着林晧然刚刚的“虚迁”不同,林平常此次是货真价实的升迁,已然成功地挤身于勋贵阶层,地位上已然跟巡天巡按不可同日而语了。

“多谢陈公公,有劳了,还请到里面用茶吧!”林平常虽然并不计较身份地位的拔高,但还是勉强微笑地邀请道。

陈洪却是轻叹了一声,显得苦涩地摇头道:“不了,杂家现在得赶回去复命,现在宫里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啊!”

林晧然知道陈洪现在的处境不妙,亦是没有选择强留。

待送走了陈洪后,兄妹两人各自拿着一份圣旨,却是默契地相视一笑。无论如何,他们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恭喜老爷!”

“恭喜大小姐!”

……

林金元等人一直忍着那股兴奋劲,此时纷纷上前向二人道贺道。

相对于林晧然的施恩挽留,大家心里则是惊叹于林平常,竟然成为大明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伯爵。若不是有着林晧然在,这林家都可以改成“伯爵府”了。

“妾身恭喜夫君和平常妹妹了!”花映容亦是从客厅后面走了出来,对着两兄妹进行道贺道。

“你怎么跑出来了,当心一点!”林晧然看到挺着大肚子的花映容,显得紧张地上前责怪道。

现在临盘在即,花映容的肚子已经是高高地鼓起。虽然她的身架子很好,但终究是临产的孕妇,故而让到他不免感到担忧。

林平常将圣旨交给了满脸兴奋的小兔,亦是认真地说道:“对呀!花姐姐,你都要快生了,可要小心一点了哦!”

“不打紧的!我刚刚听着有好事到咱们家,这才忍不住出来瞧一瞧,没想到平常妹妹竟然是伯爵了,姐姐恭喜你了!”花映容先是示意不用担心,然后温柔地望向林平常道。

随着这么多年的相处,她早已经将林平常当成自己的亲妹妹般,心里确实是替林平常被朝廷授爵而感到高兴。

林晧然将圣旨交给了林福,便是上前扶着花映容道:“她有什么好恭喜的,这地位越高,她越会胡闹!我现在扶你回去,刚刚下过雨,地上可湿滑了!”

林福等人看着湿滑的地面,暗暗感到林晧然虽然身居高位,但亦是一个极细心的人。

“你别催我了,我整天呆在房里闷得慌,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想在这里透透气……哎哟!”花映容并不想当即回去,只是肚子突然感到一疼。

林晧然见状,当即进行吩咐道:“快,椅子!”

陪着花映容出来的两个丫环当即吃力地搬来了一张实木椅子,另一个丫环在椅子放上软枕,然后扶着花映容在椅子缓缓地坐下。

众人刚刚要松一口气,阿朵满脸惊慌地指着地上。

林晧然亦是看着地上已经流入一滩不明液体,大脑当即“嗡”地一声,顿时变得手足无措,却是他从来没有遇到的状况。

“这是羊胎水,快……将稳婆叫过来!”林平常看到花映容的羊胎水已经破,当即对着旁边的人进行吩咐道。

虽然两道圣旨带来了喜剧,特别林平常竟然被封冠巾伯,但花映容突然面临生产,却是令到林府上上下下如临大敌般。

却是不管能不能帮上忙,大家都纷纷忙碌了起来。好在,他们早前对花映容生产的事情有个一个预期,虽然林府显得乱成一团,但却没有影响到重要的事情。

花映容被送进了产房,随着稳婆被请过来,哪怕林晧然是当朝文华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但亦不留情分地被撵了出来。

林晧然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在院子如同热坑上的蚂蚁般,整个人显得十分的紧张和不安,更是频频地朝着产房望过去。

林平常原本还期待着哥哥得知生的是男婴是什么样的反应,但看着哥哥如此紧张的模样后,却是知道哥哥恐怕早已经将这个事情忘记了,甚至对男婴亦会同样感到很高兴。

这个时代的生产并不是轻松的事,哪怕是皇上的妃子都有出现难产的案例,而花映容已然是面临着一场浩劫。

待到午时,京城阴沉的天空落下了一片灿烂的春光,正是落在这个种着很多花草的院子中,一声婴啼声从房间中传来。

在外面焦急等待的林晧然在听到这个婴啼声时,他终于将悬在心中的石头放下一半,同时感受到初为人父的那份喜悦和彷徨。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