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二见钟情[星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二见钟情[星际]》72.罗素 1/1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V章购买比例要超过百分之五十才能看哦么么哒  兰顿小姐的女仆端来一杯热咖啡给她压惊,兰顿小姐还没接过,飞船忽然晃动一下,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往前倾去,兰顿小姐和女仆都尖叫一声,引得大厅里的人都看过去。

女仆急忙为她擦拭裙摆,小声道:“小姐,要不要去房间换身衣服?”

“不!”兰顿小姐苍白着脸道,“就在这里,周上将会保护咱们的。”

袭击刚开始的时候,船长发广播让大家进舱,然而飞船被密集的炮火压制,压根就飞不起来,只能在近海区域配合护卫队躲避炮火,于是进舱改成了在大厅干坐。

庄晏坐在大厅角落的桌子里,手握钢笔,在一个纸质的笔记本上书写。大厅里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所有人都不吭一声,于是庄晏刷刷刷书写的声音格外明晰。

兰顿小姐坐了一会儿,转头看庄晏,勉强道:“庄先生,在写什么?”

庄晏道:“遗言。”

兰顿小姐脸色一僵。其余人也被庄晏的话刺了一下,但仍然道:“这位先生也太杞人忧天了,哪里会到那个地步?”

庄晏停笔道:“是。们没听出来我在开玩笑吗?”

“……”

大厅在飞船中部,明明不透风,但众人仍感到一阵冷风吹过。

庄晏把手头的日记写完,将钢笔同笔记本一同收起,想了想,走到大厅侧墙前按一个按钮,虚拟屏幕竖起,飞船的外部摄像头打开,将外面的战斗情况即时转播给大厅内的众人。

“不要!”图像还没出现,兰顿小姐又叫道,手紧紧攥着裙摆,“别让我们看这个。”

庄晏道:“人类的恐惧往往源于未知。当了解的敌人,就不会再惧怕他们了。”

兰顿小姐咬着嘴唇,和庄晏对视,庄晏一双湛蓝的眼睛很冷静,兰顿小姐胸口起伏了几下,低下头去道:“看吧。”

庄晏连按几个按钮,虚拟屏分割成十几个格子,将不同摄像头摄录的景象显现出来。庄晏的视线飞快在上面扫过,兰顿小姐很不安,却还是忍不住问道:“袭击我们的是海盗吗?”

“从画面上来看是的。”庄晏将格子中一个画面定住,放大道,“星际海盗‘贪狼’,标志是一个狼头衔着一柄滴血弯刀。他们的战机上有这个图案。”

“贪狼”是宇宙中臭名昭著的一伙海盗,武装力量不容小觑,不光打劫飞船和运输舰,有时还会去侵略欺凌一些偏远的小星球。

所有人吸了口凉气,有人道:“海盗……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庄晏道:“可是对面火力明显是我方的数倍,而且只来了小簇的守军。援军主力都一个小时了还不来,恐怕莱昂星上根本兵力空虚,几个小时内是不会有援军来了。”他回头看忐忑的众人,嘴角勾起一个惯常的有点讽刺的笑容:“或许我们的确该提前准备一下遗言。”

“A1、C3、E6机迫降!”

“敌舰数量还在增加。”

周玉臣道:“接通近港驻军。”

通讯不一会儿就接通了,莱昂星驻军军官表示,除了“蓝鲸”号,附近还有两艘飞船也遭到拦截,军队正在赶来,但在路上被绊住了。

周玉臣面容冷肃道:“这里是们的驻地,为什么后防如此空虚?”

他的语气并不激烈,却让军官擦了把汗道:“前几日邻近的赤狐星告急,舰队都被抽调走了。”

周玉臣眉头微蹙,但眼下已经不是责问当地驻军的时候了,沉吟一息后道:“港口驻军的机甲战队被抽走多少?”

军官道:“并没有抽走,但只有一支中队。”

“足够了。”周玉臣看着战损报告,“A、C、E、F组垫后,D、B两组侧翼保护,掩护飞船向港口撤退。”

巨大的光炮带着长长的尾部,再一次撞在飞船的护罩上,护罩蓝光一闪,再次吸收能力,但这次的蓝光比先前要黯淡得多。

飞船摇摇晃晃地调转方向,向莱昂星最近的薜荔港驶去。

周玉臣倚靠在驾驶座上,眼前是虚拟屏传像的炮火,脑子里在思考如何对面的舰队将会如何分兵,如何攻击,而他们的卫队该如何化解。

脑中还有一块小小的地方。高匹配度的哨兵和向导,即使未曾结合,也会时不时产生共鸣。尤其是在两方精神力都相当活跃的时候。

他便靠着这点小小的共鸣,精神力伸出一根小小的丝线,远远的牵系在飞船里的那个人。

一个半小时。

庄晏站在虚拟屏前,最中心一格是飞船正前方的景象,已经接近了夜色下的薜荔港。

护罩又挨了一记中微子炮,微弱的蓝光一闪,被一炮轰出了一个大洞!

与此同时屏幕前的庄晏也一个踉跄,桌子上摆的咖啡杯摔碎在地上,大厅内众人已经坐在座位上,固定了安全设施,跟着飞船摇晃,庄晏竭力维持平衡,走到先前的位置坐下,也将自己固定在墙边。

屏幕上显示带有“贪狼”图案的战机冲入大洞中,光炮射向外部的船体上,不一会儿,屏幕上一部分的各自或零碎或黑暗,外部摄像头被打坏了。

又有一架战机冲进来,朝着摄像头正面发射光炮,大厅的人冷汗沁沁地看着战机靠近船体,忽然从旁一发高能粒子炮,精准击中战机的驾驶舱,战机当即爆炸,坠落。

大厅里的人松了一口气,随即看到破碎的画面里出现了一道高大的流线型的人形,冰冷的铁甲沐浴着月光,两脚推进器放出炽热光芒,迎着冲进护罩的数架敌方战机,当即欢呼起来道:“是机甲!”

摄像画面里出现一架,两架,三架……每出现一架,众人的心就安一分。

三个半小时。

虽然摄像头已经大部分损坏,但感觉得出来炮火在渐渐平息,飞船晃动的幅度也在变小。

大厅的门突然打开,众人吓了一跳,却是飞船的船员,对庄晏和兰顿小姐道:“两位可以从近身护卫中抽调几个人给我们吗?已经有五台机甲损毁,士兵的救生舱回来了,需要人手把他们接进飞船内部!”

“我的人都带走吧。”庄晏松开固定装置,船员忙道:“您就不必去了。”

庄晏想了想道:“我是向导,等们把人带进飞船内部,我应该帮得上忙。这只是暂时停火?”

船员点点头道:“海盗舰队还停留在大气层外,恐怕还会有第二波进攻。”

庄晏道:“那么我起码可以给机甲战士们帮点忙。”

船员感激地朝他鞠躬。飞船临时辟了一间医务室作为疏导室,周玉臣的亲卫队中就有随行的向导,已经在疏导室里了。隔壁其余的医务室躺满了伤员,船上的医护人员正手忙脚乱地帮他们处理伤口。

庄晏和那名向导在疏导室等待片刻,便有隔离舱陆续被人送来,舱内是机甲损毁后被隔离的驾驶员。

机甲和人类的其他战争武器完全不一样,它是依靠驾驶员的身体素质和精神力发动的,驾驶机甲的只能是哨兵。

哨兵在驾驶机甲时,要打开知觉屏障,精神触丝与机甲对接。这个过程称为“锐化”,此时哨兵的大脑可以截留任何接触到的信息,五感对光线、声音等极其敏锐,譬如在旁人眼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锐化”状态的哨兵可以捕捉稀少的光线,行动就好像一般人在白昼下行走一样。

这样敏锐的感官,会使哨兵在短时间捕捉大量的信息,具有强大的洞察力的爆发力,在战局瞬息万变时,战斗就会变得非常高效,但仅限于战场,机甲中的驾驶舱里。如果哨兵在“锐化”状态中,毫无准备地脱离隔绝的驾驶舱,比如机甲坠毁时,这时太敏锐的感官将难以负荷外界过载的信息量,给哨兵造成极大的痛苦。

因此离开战斗之后,哨兵又要自我“钝化”,将五感恢复到正常的程度,重建知觉屏障。这是“锐化”的逆过程。隔离舱正是用来保护哨兵,让其完成这个过程。

“钝化”可以靠哨兵为自己注射药剂,勉强建立起知觉屏障。但如果向导帮助的话,效率会大大提高,而且建立起的知觉屏障也更稳固。

事实上越强大的哨兵,越离不开向导。

庄晏看着隔离舱内的年轻士兵,他的双眼充血,瞳孔收缩,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显然还在经历机甲坠毁时精神连接断开的痛苦。

“塔”的高级班就有训练如何帮助哨兵稳固知觉屏障,不过他还从没在一个机甲战士身上实践过。

庄晏将手轻轻搭在隔离舱上,闭上眼,精神触丝伸出去,士兵的意识云正在剧烈地波动,向中心收缩,这是因为知觉屏障还没建立起来,承受了太强烈的精神刺激。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