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二见钟情[星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二见钟情[星际]》70.突变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V章购买比例要超过百分之五十才能看哦么么哒

庄氏在帝都也有宅邸,只是没有人常住,庄晏跟随堂兄庄晗,先去宅邸见了先到达卡塔尔的叔父叔母,用过午餐和晚餐,夜晚则跟庄晗回了他平时住的官邸,两兄弟睡一张床,趁没睡着时说说闲话。

庄晏的父辈总共三兄妹,父亲庄泽是长子,庄晗的父亲是次子,还有一个跟着情郎远走他乡的小姑。

两兄弟说来说去,还是谈到了庄晏觉醒这件事。

“其实秦松跟我提过。”庄晗道。

“提过什么?”

“愿不愿意做他的向导……”庄晗道,“即便们的匹配度在百分之七十五以下。”

庄晏道:“他现在是少将衔,难道还愁找不到向导吗?”

“还不明白吗?”庄晗无奈道,“他对有意思。”

庄晏一顿道:“因为我变成了向导?”

“这个么,以前也是有点的吧?”庄晗想了想道,“不然以为这种脾气,谁都乐意忍受的么?”

“谈这个没有意义。”庄晏动了动身体道,“我不需要哨兵。”

在哨兵和向导间的关系之间,向导往往是弱势一方,依附在哨兵身边,是被支配者。即便没有海伦娜,庄晏也不可能听从系统的分配,把自己绑在某个哨兵的身边。

庄晗叹了口气道:“知道了,只想要的公主殿下。”说着翻了个身,嘟囔着睡着了。

次日傍晚,两人去往庄晗父母处,礼服已经事先定做好,着装之后,庄晗父母在前,庄晏庄晗在后,乘坐两座飞碟,向卡塔尔中心的高空飞去。

帝国君主的皇宫就建造在帝都中心的上空——一座浮空的城上城,代表皇权的至高无上。

在皇城边缘下飞碟,步行进入皇宫,再乘坐宫廷内用浮车,来到帝国皇帝宴请宾客的大殿前。沿着红毯走上台阶,进入前殿,五人高十几米宽的闪烁的水晶灯把大殿照得通明,灯下无数衣香鬓影,宾客成群。

“这样的宴会,连开三个晚上。”庄晏对这样的场面皱起眉头,“有什么意义?”

“什么意义?”庄晗笑道,他从侍者盘中拿起一杯酒,朝不远处手持檀扇的贵族女子示意,“这么多女人为了这场宴会精心妆扮自己,争妍斗艳,难道还不够?”

其实这一切都是遵从如今皇帝陛下的喜好,这位陛下今年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当今人类的寿命极限差不多是一百四十岁左右,这位皇帝一生都喜爱轰动的、引人瞩目的东西,比如宴会,比如战争。

等了约莫两刻钟,终于宫廷礼仪官唱道:“陛下到——”

礼乐起,所有人放下酒杯,低头面朝王座的方向,男子以右拳贴左肩,弯腰四十五度,女子行屈膝礼。从大殿一侧,年迈的皇帝头顶宝石王冠,手中的权杖在光可鉴人的地面上一点一点,缓步向高高的王座走去。身后跟着他的妻子,儿女,以及整副仪仗。

待皇帝坐稳了宝座,王后在后位上坐下,王子和公主分别站列两侧,礼仪官才接着道:“免礼——”

随即便是大殿中的权贵们,一家一家,由礼仪官点名,分别来到皇帝面前,将寿礼呈上。皇帝点头,再到下一家。

庄晏等到礼仪官喊道:“海棠星领主,庄泽伯爵之子,庄晏觐见——”时,便走上前去,鞠躬行礼道:“家父有事耽搁,由我代表父亲来向陛下贺寿,愿陛下与星辰同寿,愿帝国繁荣昌盛。”

礼物呈上,皇帝“嗯”了一声,庄晏弯着腰正要退下,皇帝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庄晏,就是和周家小子匹配的那个向导?”

一旁皇帝的长子,爱德华王储道:“是的,父亲。没想到父亲也听说了。”

老皇帝哼哼着笑了,却没再多说什么,挥挥手,礼仪官连忙报下一个,庄晏随之退下。

庄晏回到庄晗身边,感觉身边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比方才多了许多,庄晗在他身边噗的一声笑道:“我还以为陛下打算给和周玉臣做个媒。”

庄晏瞪他一眼。

贵族们接着一家一家上前送上寿礼。礼仪官唱道:“帝国元帅约瑟夫·兰顿觐见——”

人群出现一阵骚动,是因为要给某个人让开一条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施施然走上前,对皇帝行礼道:“陛下。”

老皇帝笑了两声,声音拔高了一些:“约瑟夫。往前来。”

约瑟夫·兰顿走上两级台阶,站到皇帝面前,弯下腰道:“愿陛下与星辰同寿。”

老皇帝伸出有些枯瘦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约瑟夫·兰顿又转向旁边的王后道:“殿下。”

王后站起来,伸出手,兰顿挽着她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

王后是兰顿家族的人,约瑟夫·兰顿的亲妹妹,今年还不到三十岁。

约瑟夫·兰顿又一一朝王子公主们见礼,这才退下去。

祝寿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按照古老的礼节,必须全部由礼仪官亲自唱名,不得使用机器人代替,等到礼仪官嗓子都有些哑了的时候,祝寿终于结束,皇帝站起来致辞。

然后就是盛大的舞会,在宫殿的中厅。

皇室成员先行,宾客们跟着鱼贯涌入中厅。随即皇帝慢悠悠地挽着美丽的王后走下舞池,一曲舞毕。老皇帝归位道:“爱德华,选一位淑女吧。”

皇帝的长子,爱德华王储颔首,走下台阶,走过人群,最后顿了顿,停在了兰顿元帅的旁边,一位年轻的小姐面前,微微躬身,伸出手。

那位小姐正是兰顿元帅的小侄女,今年刚满十五岁,才第一次来到帝都,踏入社交圈,就获得了如此殊荣——在国王的宴会上与王储共第二支舞!她理所当然地获得了在场大多数贵族小姐艳羡的目光。或许她们在心里还在暗暗地感叹,自己没能拥有一个身为王后的姑妈,一个像兰顿元帅这样的伯父。

兰顿小姐脸颊微红,将手搭在爱德华王储手上,随着他步入舞池。

到了第三支舞,偌大的舞厅便动了起来,无数男男女女走进舞池,在璀璨的灯光、香气和喧哗声中起舞。

庄晏将手中的果汁喝光,随手放在侍者的盘上,转身,庄晗道:“嘿,嘿!去哪里?”

庄晏道:“找个能让我待下去的地方。”

庄晗拦不住他,只好任他往中厅的出口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一片华服鬓影中。

此时此刻,周玉臣正坐在大厅外的露台上,慢慢地啜酒。

“好啊,舞会上那么多女士都在翘首以待,居然躲在这里偷懒。”

身后一人笑道。周玉臣回头,随即站起身来行礼道:“殿下。”

爱德华王储眼带笑意,在小圆桌旁坐下道:“没有别人,还行这些礼做什么?这一晚上还不够累的?”

他径直拿起桌上的银质酒壶,自斟自饮,对跟着坐下周玉臣道:“不去跳支舞?这样可太辜负的那些爱慕者了。”

“知道我不跳舞的,殿下。”

“对将来的伴侣也是这么无情的吗?”

周玉臣顿了顿,爱德华王储道:“我想该猜到我要问什么了。”

周玉臣道:“还没有传出婚讯,已经有许多人按捺不住了吗?”

“那当然。”爱德华王储道,“庄氏可是一百年多来最□□的主和派,从未变过。如果它的继承人和帝国第二集团军的未来主帅结为伴侣,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周玉臣沉吟了一下,道:“事实上,这桩婚事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爱德华王储挑眉道:“为什么?一个和匹配度达百分之九十三的向导,还不够满意的?”

周玉臣道:“我想哪怕匹配都百分之百,我也未必能接受。”

爱德华王储看着他:“因为那件事?”

周玉臣喝了一口酒,不反驳即是默认了。

爱德华王储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周玉臣道:“好像很乐见其成,殿下。”

爱德华王储笑道:“如果说这是个不受大多数人欢迎的变数,那我就是那少数几个很有兴趣看它发展下去的人。”

“那么恐怕殿下要失望了。”周玉臣道,“不光是我,另一个人也很抗拒这门婚事,我们来卡塔尔路上,他已经跟我提过,希望能和我一起出面拒绝这桩婚事。“

爱德华王储道:“所以,答应了?”

周玉臣两只手指夹着小小的银质酒杯,停顿了一下,才道:“我没有。”

“为什么?”爱德华王储又挑眉道,“这是个挺好的办法不是吗?”

周玉臣将酒杯放在桌上道:“他在此之前,有一个未婚妻。”

“未婚妻?”爱德华王储想了想,“似乎是听见有这么一说?所以呢?爱上了他的未婚妻,要拆散他们?”

周玉臣道:“我可没想到居然这么八卦,殿下。”

爱德华王储摸着下巴道:“戏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不是因为这个,又是因为什么?”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