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二见钟情[星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二见钟情[星际]》69.机器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V章购买比例要超过百分之五十才能看哦么么哒  斯蒂文道:“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庄晏怒道:“是他害得海伦娜离开了我,现在让我去跟他服软,去求他?”

“喂喂,说得太过分了吧?”斯蒂文也站起来道,“只是让去跟他谈谈,如果们都不想联姻,那么干嘛不合作一下,一起对抗一下长辈们的压力,想想,百分之九十三的适配度,我猜周家那两位元帅已经把当成准儿媳了。”

“准儿媳”三个字狠狠刺了庄晏一下,他感觉额角开始一突一突地跳:“怎么知道周玉臣肯跟我合作?如果他有这个好心,他怎么会引诱海伦娜……”

“确定是他引诱的海伦娜公主?”斯蒂文反问道,“他为什么要引诱她,倘或他喜欢她,现在和海伦娜公主已经分开了,现在满天飞的是和他的新闻,可没有听说他和海伦娜公主有一丝一毫的暧昧。”

庄晏道:“或许他觉得离间别人的感情是一种乐趣。”

“庄晏。”斯蒂文看着他,眼睛里有一丝怜悯,“连自己都骗不过,不是吗?”

房间里一时静了,庄晏和斯蒂文对视,在朋友面前,他终于不再逞强,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一切都没有了,斯蒂文。我计划的一切,原本六个月之后,应该就是我和海伦娜的婚礼。但现在,我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把订婚戒指扔进垃圾桶里了。”

他看着布艺沙发的花纹,上面的线条正好是郁金香,他用手指在上面抚摸了一下,露出一个罕见的苦笑。

斯蒂文坐到他身边,伸过手臂搭在他肩膀上道:“她很漂亮,但也仅限漂亮而已,说真的,她不适合,也不关心,画的那些画她有好好欣赏过吗,写去给她的信,她有回过一封吗?”他用力拍拍庄晏的肩膀,“没有她也活得好好的,天涯何处无芳草。”

“天涯何处无芳草?”庄晏嘲道,“我连婚姻自由都快要失去了。”

“所以就要看怎么办了。”斯蒂文道,“坐以待毙是不行的,一味硬抗也是不行的。”

庄晏看着他,斯蒂文递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庄晏抿唇蹙眉,看向别处。

正好是公务的闲暇,周玉臣让勤务兵倒了一杯茶,随手翻开工作台边的一本书。

军官叩门,获得允许之后进来,敬礼之后道:“庄先生和他的私人卫队已经照原有的安排安置下来了。”

周玉臣点头道:“好。”军官随即退下。

“阁下。”跟随那军官一起进来的私人秘书官道:“午餐要邀请庄先生一起吗?”

周玉臣想了想道:“不必了。”

秘书官于是也退了下去,但很快又走进来道:“阁下,庄先生问,能否和您一起共进午餐。”

周玉臣从书中抬起头道:“是庄晏问的还是他身边的人?”

秘书官道:“是庄先生亲自问的。”

周玉臣挑眉道:“那么回复他,乐意之至。”

午餐时间是十一点半,在飞船顶层的餐厅,透明材质的落地窗外是瑰丽的宇宙风景。

庄晏来的时候周玉臣已经入座了,闻声起身道:“庄先生。”

“上将阁下。”

两人握了握手,庄晏拉开椅子坐下。周玉臣道:“希望飞船上的饭菜庄先生能吃得惯。”

除去交流会那次,两人也有数月没见了,庄晏在“塔”喝醉的时候,把周玉臣当成了凯文,自然对他没什么印象,此时又见周玉臣,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脸色便不大好,虽然周玉臣所说只是惯例的客套,却不想接他的话。

周玉臣也不甚在意,靠在椅背上,看庄晏接过侍者递来的菜单,随便点了两个菜。侍者退下去,周玉臣便道:“我想庄先生来同我一起吃午餐,不是为了来和我闲聊增进感情的,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庄晏却一时没有说话,他轻轻吸了口气,把那些翻搅的心绪压下去,按照斯蒂文建议他的,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道:“我觉醒那天……说了些冒犯阁下的话,希望上将不要放在心上。”

他上来就主动道歉,倒是让周玉臣很诧异:“哦,没什么,据说临近觉醒期的向导,精神状态会变得很差,情绪容易失控,我想庄先生那些都是无心之言。”

那倒是肺腑之言。庄晏心道,随即道:“上将不计较那件事,那就再好不过了。关于我和……我们匹配的事,上将怎么看?”

周玉臣恍然,有些明白他来是为什么了:“庄先生有什么想说的,但说无妨。”

庄晏道:“匹配的事,完全是个偶然。”他嘴角嘲讽地勾了勾,“应该说是桩笑话才对,但现在外界都当了真。连我两边的长辈,都考虑起联姻的事来了。”

周玉臣点点头道:“长辈们干预婚姻一向是令人头疼。”

庄晏皱眉道:“我想上将也知道,所谓的联姻根本就不可能……”

周玉臣心里明明猜到他的打算,却故意问道:“也不算是全然不可能吧?”

庄晏差点站起身来:“上将这是什么意思?”

周玉臣道:“没什么意思,只不过联姻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不是稀松平常吗?”

庄晏有点恼火道:“要不是那个匹配结果,他们怎么会动了联姻的想法,但周上将既然接受不了向导,这场联姻就是毫无意义……”

周玉臣道:“看来庄先生打听了不少关于我的消息。”

庄晏道:“既然已经当众声明过不会接受任何向导,这件事完全可以由我们两人出面,告诉外界这场婚姻是不可能的,难道不是皆大欢喜?”

他的语气很急迫,周玉臣道:“庄先生,该知道要让事情解决,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他和庄晏对视,后者紧抿着嘴唇,周玉臣道:“这么着急,是为了海伦娜公主?可是据说们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他不提海伦娜还好,一提起海伦娜,庄晏心中便升腾起怒气,冷颜道:“这是我的私事,用不着上将替我操心。”

两人之间静默了一会儿,庄晏看向落地窗外,漆黑广阔的星际空间之中,远远一颗恒星正在散发着温和的光芒,尘埃和气体环绕着它,犹如新娘佩戴的洁白头纱。

周玉臣看着他,直到侍者端来菜肴,两人都没有说话,在寂静中吃完了午餐。午餐结束,庄晏便起身,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走了。

这顿午餐之后,飞船航行的三天里,庄晏便再也没跟周玉臣有过任何接触。斯蒂文劝他再尝试一下,庄晏忍不住发火道:“我已经把话说明白了,按照要我说的!还要我怎样,跪下来求他吗!”斯蒂文只得作罢。

三天后,飞船抵达卡塔尔的港口。

庄晏从通道里出来,他先到卡塔尔的伯父一家派了他的堂哥庄晗来接他。

庄晗性格与庄晏迥异,并非哨兵或向导,性格偏圆滑,服了兵役之后,在帝都做了个不大不小的官,靠着长袖善舞的手段,在各个圈子里都混得如鱼得水。等候在贵宾通道外,一见庄晏,便笑着大步走来,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我的好堂弟,好久不见呀!”

庄晏向来对他的热情敬谢不敏,然而他当过军官的人,力气比庄晏大许多,把庄晏手臂一拉,使劲拍拍他的肩膀,还没等庄晏把他推开,又想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哟,瞧瞧这位是谁,周玉臣上将,久仰。”

他直接越过庄晏,手臂一伸,和庄晏身后走出通道的周玉臣握了握手:“我家阿晏一路承蒙上将照顾,不胜感激。”

周玉臣边和他握手边道:“不敢,只是举手之劳。”

他打量庄晏的这位堂兄,两人既是堂兄弟,长得也有三四分相像,尤其是眼睛,亦是干净的湛蓝。

庄晗善与人交际,眼角眉梢便带出一点风流来,目光含笑,犹如摇动的水波,不比庄晏,总是蹙着眉,神情冷淡,眼眸像湛蓝之上又结了层霜。

庄晗笑道:“上将和阿晏有缘。今天由我做东,共进午餐如何?阿晏——”他回头,发现庄晏人已不见了,“呃……”

周玉臣道:“庄大人客气,但旅途劳顿,庄先生多半也累了,还是各自回去休息吧。”

他一句话替庄晗解了围,庄晗忙道:“也是。阿晏也真是,和上将再熟,也不能招呼都不打就走人。”打着哈哈和周玉臣客套两句,便跟着出去了。

他和斯蒂文一块走,问道:“他两人在船上怎样?”

斯蒂文道:“吃过一顿饭,不怎么愉快,然后就没有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