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帝王传之山有扶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帝王传之山有扶苏》第92章 先发制人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第92章先发制人

李由收到了父亲李斯的来信,李斯在信件中说:“如今春日以至。由儿可还记得当初你我在故乡上蔡时,牵黄犬,追逐野兔的乐趣吗?如今春草渐深,可由儿地出边塞之地,父子二人天各一方,不能享受天伦之乐,不亦悲乎?由儿可托病辞去官职,回为父身边,吾当备好雕弓好马,与由儿共猎于咸阳郊外,切记,一切当隐秘行事,辞官可直接写信与案桌之上,莫让太多人发觉,宜早起行……”

李由沉思,父亲派自己来上郡,便是希望自己打点好扶苏公子的关系。可自己刚来上郡担任监御史的职位,还没有与扶苏相熟,父亲便写信催促自己回去。李由也并不是一个愚笨之人,自然之道父亲那里已经出现了什么变故。可父亲让自己离开上郡,显然是并不看好扶苏公子能够继承皇位,难道陛下那里出现了什么变故了吗?

自己要不要通知扶苏?

李由来到官邸,通报了自己的名字后,乔松亲自出来相迎。乔松拉着李由的手道:“最近我闲来无事,苦练书法,李丞相的《仓颉篇》可真是写的好,来,进书房瞧瞧我临摹的如何。”

乔松拉着李由来到了书房。李由看着乔松生硬的笔触,实在看不下去,当下先校正了乔松握笔的姿势,然后手把手教着李斯写出了小篆的“扶苏”二字。李由劝诫道:“公子若想要学的一手好书法,握笔的姿势一定要正确了,笔不正不书,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乔松当下学着李由教授自己握笔的姿势,也写出了李由的名字来,虽然依旧的不堪入目,但握笔的姿势至少正确了。

乔松道:“君可常来我这里来,咱们一起探究书法,遍访民情,努力将这上郡治理的风调雨顺,岂不也是一段佳话!”

李由看向乔松,见乔松不似作伪,李由不得不坦诚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我可能已经不能服侍公子了,父亲来书,要我回到他身边,与他牵着黄犬,去郊外捕捉野兔,公子可能要找另外一人一同练习书法了。”

乔松听了,却也没有任何恼怒,只是笑道:“哦,那很好啊,比起朋友之谊,天伦之乐显然更加重要,我不怪你。”

李由忍了许久,终于道:“公子可是还认为你我二人之间存在朋友之谊吗?”

乔松愣了一下道:“自然。”

李由道:“我却不这么认为。公子隐瞒了我许多事情,像耦犁、耧车,这些东西,公子之前素来爱慕儒家之礼,对于工巧之物素来看不上眼的,为何能将耦犁、耧车发明出来?这些事情,公子都没有与我说明白。甚至,公子来上郡许久,都未曾写信与我,何曾真正将我当朋友看待!”

李由本是来劝说扶苏的,想不到却是对着扶苏发了一顿牢骚,他自知失言,当下住了口,一时间气氛竟是有些尴尬。

乔松沉默许久,终于道:“我知道你的困惑,但我也有我的难处。我来到上郡钱,便曾遭受一次重创,差点没有了性命。后来为了在上郡立稳手脚,为了不让父皇忘记我这个皇子的存在,我自然要做出讨好父皇的事情来。我甚至还抄写了一本《商君书》献给父皇。我在上郡并没有什么太多开心的事情,你想着收到我的信,可是你不也同样没有写信与我吗?我以为你是听了父亲的劝诫,不要和我这样一个落魄的王子走的太近!我还哪敢写信给你!”

李由激动的握住了乔松的手道:“公子,不是这样的。我……”

乔松黯然道:“可你今日来,不也是和我告别的吗?

李由顿时没了话说。是谁没有把他们之间的友谊当回事情?是扶苏公子吗?还是自己?

原来与爱情一样,友谊也是会有结束的一天。李由坦诚道:“公子说的很对,的确是我对不起公子。父亲让我回去,一定是陛下那里发生了不利于公子的事情,而且看情形,似乎很恶劣,公子可要提前做好准备啊!”

乔松松开了李由的手道:“无论如何,我都不怪你。”乔松将两张写着自己与李由名字的纸对折,撕成了两半,自己名字的那半给了李由,李由名字的那半则留给了自己。乔松道:“君子之交淡如水,临别无物相赠,就将这半张纸赠与你吧!”

李由收下了纸后,愣了许久,割裂的纸就像两人不可复合的友谊。走到了书房门口,最后还是对屋内的乔松说了一句:“无论如何,公子都请小心谨慎!天下能相信的人其实很少,公子既然抄袭过《商君书》,也要有所悟才行。”说罢,李由终于还是离开了。

李由走后,乔松又用正确的握笔姿势在留下的半张纸上,李由名字的左侧,再次添上了自己的名字:乔松。

刚写完,陈横却敲门走了进来,看到了纸张上的两个名字,笑道:“看来比起扶苏这个名字,公子更喜欢乔松这个名字啊。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这扶苏的确是与乔松对应的。陛下当年便是因为极爱这首诗,才给公子取了扶苏这个名字吧!”

乔松苦笑道:“老师这是来与我探讨诗经的吗?”

陈横道:“我来此,是想问公子,为什么放李由离开,只要把李由留下来,李斯必然有多忌惮,不然妄为。如今李由离开,李斯很有可能会与赵高合谋。”

乔松淡淡道:“如果丞相不妄为,我又该用什么名义定他罪,罢免他的相位呢?”

毕竟,李斯是法家的集大成者,声望很好,只要让放任李斯妄为,才能堕其声望,将其废黜!

陈横听了却也不仅愕然,蒙恬一直以为是他教会了扶苏公子坏心思,天可怜见,与扶苏公子相比,陈横却觉得自己的道行可能太浅了些。

陈横发现扶苏公子如今似乎开始站在帝国皇帝的位置想问题了,当下提醒道:“公子,该与蒙恬将军联系了,先发才能制人。不可再一味的防御了。”

乔松点点头道:“我知道。”自李采薇再次受伤之后,他就知道了,一味的防御,一旦稍有不慎,自己身边的人便会受到伤害。已经发生过几次了,乔松并不希望再次发生!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