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帝王传之山有扶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帝王传之山有扶苏》第91章 密谋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第91章密谋

赵高取出木盒之中的长生药,乃是一颗红丸,塞入了送药郎官的嘴中。不久,那送药郎官面色赤红,竟是红如火云,一阵抽搐挣扎,竟是将制住他的几名禁卫士兵给甩开了,在地上踉踉跄跄几步,随即口耳眼鼻等七窍流血而死。死相异常恐怖。

赵高看了暗暗点头,然后对诸禁卫军道:“诸位都看了吧。这位冒充的郎官送来的的确不是仙丹,而是毒药。让其服药而死,也算是得其所报了。”

其他禁卫军听中车府令这么说,加上看到了送药郎官这么凄惨的死法,当下哪里还要半点怀疑,纷纷称赞中车府令大人英明,认清了敌人,没有让其加害陛下。

赵高看了一眼天色,天已经快黑了呢。也是该去找胡亥公子了。赵高吩咐禁卫军士兵处理掉送药郎官的尸首后,便来到胡亥公子的车辇处。

赵高上了车,对胡亥道:“胡亥公子,事情成与不成,就在今晚了。请公子与我一起去面见始皇。”

胡亥惊惶道:“老师,父皇不是已经病重了吗?只要让他安静病死不就可以了吗?为何非要我去?”

赵高见胡亥慌张模样,心中一叹,胡亥公子虽然聪颖,但是心性不稳,遇到重大事情,难免露出慌张的模样。

赵高道:“公子可知,今日有人来给陛下进献长生药了。如果不是我阻拦,这大秦的天下既不可能是你的,也不可能是扶苏的。公子若想要继承皇位,就必须要有所决断!证明自己!”

赵高直接攥住了胡亥的手臂,确认胡亥短剑已经佩戴在腰侧后,当下拉着胡亥走下了马车,回到了始皇的车辇中。当发现始皇再次陷入了昏迷后,赵高与胡亥都是松了一口气,师徒二人对视了一眼,分坐在两侧。等候始皇再次苏醒。

终于,始皇再次醒来,口中呢喃,想要喝水。胡亥听了,便准备去倒水。却被赵高阻止。

赵高对始皇道:“陛下,我带人来看你了。”

始皇睁开疲倦的双眼,看到车中除了赵高还有胡亥在一侧,始皇问道:“阿高,诏书发下去了没有?”毕竟帝国传承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不敢有所疏忽。

赵高却道:“臣没有按陛下的意思做。”

始皇吃了一惊,问道:“阿高!你这是要造反吗?”

赵高却道:“不,陛下,臣正是因为忠于大秦,才确信扶苏并不是大秦合适的继任者。相反,胡亥公子年少聪颖,谙熟法令,他将能继续维持陛下的治国策略,我大秦将在胡亥公子的手中继续开疆拓土,统治万年!”

始皇看了一眼旁边低着头、扯着衣角的胡亥,嘲笑道:“便是他!也能做大秦的继承者吗?嘿,赵高啊赵高!我可曾亏待过你,居然让你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赵高淡淡道:“陛下的确没有亏待过我,但臣也没有亏待过陛下,陛下一统天下,欲望得逞,如今人亡政息,阿高也要寻找自己的另外一位雇主不是吗?”

赵高随即对胡亥道:“公子,请动手吧!”

始皇随即也注意到胡亥竟是将手放在了剑柄之上,胡亥手中的青铜短剑还是自己送给他玩耍用的,难道自己堂堂大秦帝国的主人,竟然与死在一把玩耍所用的短剑之下吗?

始皇怒道:“逆子!你是要弑父吗?难道不害怕遭天谴吗?”

赵高怂恿道:“公子,成王败寇,在此一举。历代弑君而登宝座的数不胜数,今日陛下已经察觉到公子之谋,难道公子不害怕陛下将公子赐死,与他一同陪葬在骊山墓中吗?日后,与陛下陪葬墓中的是公子还是扶苏,就在公子一念之间了!“

胡亥颤抖着双手,看着死死盯着自己的看父亲,每一步都显得格外漫长,当来到始皇身边的时候,终于胡亥还是承受不住压力,剑掉落在了地上,人也跟着哇哇大哭。外面的侍卫虽然闻到了哭声,却也习惯了,整个大秦,也只有少公子胡亥,能够在陛下面前这么任性呢。

赵高发现始皇虽然睁着眼睛,但竟是一动也不动依靠在车壁上,赵高上前探息,发现始皇已经停止了呼吸,连忙对在地上打滚的胡亥道:“公子,快起来。陛下已经归天了。你在这里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胡亥大喜,道:“我父皇死啦?可拿真是太好了!”赵高连忙捂住了胡亥的嘴巴,警告道:“公子甚言,公子若想继承大位,却还需要一人支持,若无此人,则事情不可能成功。”

胡亥问道:“是谁?”

赵高道:“当今丞相,李斯。”

赵高带领胡亥找到了李斯的车辇,赵高进来后便将两封准备好的诏书递给了李斯,一封是始皇让他拟的,一封是他帮始皇拟的,两封诏书却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意思。

赵高端详着李斯有些颤抖的双手,心中顿时对李斯的想法了然。

李斯看罢两份诏书,问道:“赵高大人送来的两份诏书,一份让扶苏公子即位,这很好理解,但是另外一份诏书,却是让胡亥公子即位,陛下为何会下达两份截然相反的命令呢?”

赵高道:“这两份诏书,一份是真,一份是假,丞相认为哪一份是真的呢?”

李斯当下道:“我还是要去请教陛下。”

赵高笑道:“陛下已经口不难言,耳不听,眼不能视,病死在了车中。丞相大人难道这么迫不及待的去见一个死人吗?”

李斯急道:“赵高……是你……”

赵高却摇头道:“李大人,话不可乱说。你也知道陛下病重,长生药又没有送到,陛下虽然是皇帝,但终究也是个凡人。能够老死在车辇中,有子嗣养老送终,不也是喜丧吗?”

赵高继续道:“两份诏书,权在丞相。就看丞相如何抉择了。胡亥公子可是十分信服法家的学说呢。胡亥公子,能给给我们背一段商君书来听听吗?”

胡亥当下背诵起《商君书》来,却是朗朗上口:“古者未有君臣、上下之时,民乱而不治。是以圣人列贵贱,制爵位,立名号,以别君臣上下之义。地广,民众,万物多,故分五官而守之。民众而奸邪生;故立法制、为度量以禁之。是故有君臣之义、五官之分、法制之禁,不可不慎也。”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