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帝王传之山有扶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帝王传之山有扶苏》第1章山有扶苏(一) 1/1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第1章山有扶苏(一)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A省理工的选修课上,选修课上的年轻老师正深情朗诵这首诗词。但台下的学生却似乎不太给她面子,睡觉的睡觉,玩手机的玩手机。这个年代,很少有人去关注诗歌了。

年轻老师对学生敷衍的态度也不以为意。好在前排还是有几位爱听的。一直聚精会神的听着老师的讲课。

但老师刚念到“山有乔松”时,却有一人站了起来,喊了一声:“到!”他是第一排唯一没有认真听讲而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学生。

站起的人是乔松,他以为老师是点他的名字。旁边女友脸色通红,拉了拉乔松的衣角,小声道:“快坐下,不是说你啦。”

但乔松的嗓门实在洪亮,整个大教室都听到了。把整个教室“安静祥和”的气氛都给破坏掉了。

年轻老师更是气的胸口起伏不定。若是今天不好好教训这个小子,她这老师的脸面还往哪搁。想到这里,年轻老师却淡淡一笑:“好啊,既然这位同学站起来了,正好老师也乏了,就由你来帮我代讲一讲吧。”

这本是对乔松的为难之语,若是别人,也就是认个错的事情。却不想这个愣子从座位上离开,女友拉他没拉住,被他上了讲台。女友气急,两臂交叉,气嘟嘟的,索性也不管了。

年轻老师没有想到乔松真的敢上讲台。看着这名瘦高个,面色苍白,眼睛里还冒着血丝,肯定昨晚通宵打游戏了。看到这里,年轻老师一股无名火起,将讲课用的扩音器与激光笔递给乔松。

乔松接了激光笔,却没有接扩音器。指着PPT上的诗文道:“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具体是什么意思,刚才老师也和我们说了。这首诗出自《郑风》,传闻秦始皇的一个爱妃来自郑地,喜爱歌唱此诗,生下一王子,取名扶苏。也就是大家耳闻能详的公子扶苏了。”

乔松却看到大家依旧愣愣的看着自己,问道:“你们不会连公子扶苏是谁都不知道吧……”乔松当下又大讲特讲公子扶苏的事迹,好端端的一个诗经课,愣是被他变成了历史课。

这乔松是个说故事的高手,比起史书之晦涩,他用现在的话讲古代的事情,更能激起学生的兴趣,反而不断由学生放下手机,认真听讲起来。

年轻老师看到乔松唾沫横飞,声音洪亮,手舞足蹈。比起整个大教室的学生连公子扶苏是谁都不知道,这位能知道这么多,相当不容易了。要知道这里可是理工科,学的是方程、机械、电气与化学。但年轻老师却认为,学生还是要多读点文学类的书,陶冶下情操,不要被理性思维僵化了脑袋。

课后,女友拉着乔松来给老师道歉。毕竟是乔松的无礼再先。年轻老师叹息道:“不过是一门选修课罢了,下面的学生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睡觉。若不是你男朋友让我下不来台,我也不会为难他。算了,算了。你们去赶下一堂课去吧。”

却不像乔松道:“错了,老师。《诗经》虽然是一门选修课,但老师你明显也没有认真准备,讲课死板,沉浸在自己的情感中,却不顾学生薄弱的文学理解能力……”

乔松下面的话却说不出来了,因为女友已经狠狠踩了乔松一脚。她这辈子是做了什么孽,竟是摊上了这么一位活宝。

但年轻老师听了乔松的话,却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以往,她的确只顾沉浸在对诗歌营造的美感中来。但阳春白雪,终究不敌“下里巴人”。曲高和寡,在所难免。乔松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有一定的道理。

年轻老师挥挥手,让这对情侣去赶下一门课去了。

下一门课是电网实验课。乔松与女友都是电气工程专业的。教授这门课的老师却是个老教授,对学生要求很严。据说挂了许多学生的课。嘴里常说的话就是:“现在的学生一届不如一届。”颇有鲁迅小说中九斤老太评价她的儿子八斤与她的孙女七斤的精髓。

电网实验课是电气工程专业的必修课。因此是无法逃避的,只能硬着头皮上。两人刚走出教室,却感觉到一股闷热。天色晦暗。女友道:“快走,估计是要下雨了。咱们可没带伞。”

两人一路小跑,路经图书馆、生物楼,来到了电气楼的电网实验室。同学们已经按照学号分了组。乔松与女友不得不分开。乔松与电气专业的系花分在一组。这系花是个闷油瓶,一天内说不了三个字。她理论课学的不错,但实验课却是一塌糊涂,多是乔松在旁帮衬着。所以才一直没有挂科。两人合作竟是达了三年,哦,日子过得好快,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呢。

只听得外面一声雷响,声音隆隆。别的女生都捂着耳朵,乔松的女友也不例外,偏这位,一直安安静静看着自己做实验,把实验数据用秀气的正楷记得一丝不苟。

也许站的太久,系花感觉太累了,便依靠在实验柜上休息。又是一声雷响。兹拉一声,只见到人眼可见的电流,从一条48芯硬线上穿流而过,那条硬线的塑料封皮瞬间融化,冒着恶臭。

老教授看到了,忙喊道:“快按急停。”但同学早已慌乱。有的逃出了教师,有的堵在门口。乔松连忙按下了自己试验台的急停,试验台上的电虽然断掉了,但是电还是流过实验柜,将这个实验柜都带上了电。

乔松忽然看到那系花被电击晕倒了地上,脚下是一根电线,外面女友在喊着自己的名字。乔松咬咬牙,将系花脚下的电线一扯。但此时,乔松手里的电线塑料封皮已经融化,摸着光秃秃的铜芯,噼里啪啦,倒在了地上。

昏迷之前,只听到有人道嘀咕着:“看吧,我早就看出乔松对系花有意思了。”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