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大明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大明王侯》第七十章 棋盘弃子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第七十章棋盘弃子

萧画眉依在萧凡怀里,神情满足,像一只吃饱喝足后在主人怀里打盹儿的小猫。

很温馨的气氛,如同一对相濡以沫多年的夫妻,幸福的享受着平淡而宁静的生活,知足且惜福。

小猫儿很煞风景的破坏了温馨的气氛。

“那个长得凶凶的县丞……”

萧凡笑着纠正她:“那是曹大哥,是我朋友。”

萧画眉点头,若有所思道:“曹大哥身边的家仆,有歹意。”

萧凡一楞,道:“那个跟师父打了一架的家仆?他有何歹意?……他好象是燕王派来的人。”

萧画眉盯着萧凡,稚嫩的小脸布满严肃:“你要小心他。”

她那张很大人的严肃小脸很是可爱,萧凡不由失笑,点头道:“好,我会小心。”

转头望向太虚,太虚正在迷迷瞪瞪的哼着小曲儿,似睡未睡。

“师父,你跟曹大哥的家仆是怎么回事?为何一见面就打架?”

太虚睁开眼,白眼一翻,道:“怎么就不能打架?高手见面互相切磋,很正常嘛。”

萧凡痛心道:“你是师父呀!要做好榜样,不然我这个徒弟跟着你有样学样,认都不认识人家便撸袖子揍人,像什么样子?”

太虚怒道:“谁说我不认识他?那老家伙化成灰,道爷都能把他从灰里拼出模样来!”

萧凡讶道:“你认识他?他是什么人?”

太虚慢悠悠道:“他现在是什么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以前是个名满江湖的刺客……”

萧凡大吃一惊道:“刺客?杀手?”

噼里啪啦,漫天乌云,电闪雷鸣,闻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杀手?嗯,对,那老家伙以杀人为生,当然是杀手。”

“那他以前叫什么名字?名气很大么?”

太虚悠悠道:“他无名无姓,但是江湖上的人都管他叫‘夕阳’。”

萧凡顿时肃然起敬。

夕阳杀手,多么凄美的名字,带着那么一股子残酷血腥的诗意,听起来令人惆怅戚然……

“名字太拉风了!”萧凡两眼放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不知在胡激动些什么。

太虚轻蔑的瞥了他一眼,慢吞吞道:“其实……他这一辈子换过好几次名字,十年前才改叫夕阳的……”

萧凡疑惑道:“换名字?为什么?”

“咳,他刚出道时,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那时他的名字叫‘朝阳’,三十岁时,他已闯出了很大的名气,于是改名叫‘骄阳’……”

萧凡傻眼,合着这么美的名字居然是随着年纪的增加而变化的……

太虚接着道:“……他四十岁时,在江湖上的名气已然如日中天,杀人的手法和经验也到达了他人生的巅峰,于是又改名叫‘烈阳’,到了六十岁,身体和功夫逐渐走下坡路了,于是又改名叫‘夕阳’……”

萧凡胡激动的表情顿时如同被人浇了一盆冰水,立马平静了。

现实是个嫖客,他会把凄美的诗意粗鲁的扒个精光,然后压上去蹂躏个尽兴,让诗意变成一堆白花花的肥肉,看起来油腻恶心,跟凄美再无半点关系。

抬手一拦,萧凡一脸了悟:“师父我明白了,如果他再活几年,肯定又得改名,嗯,月光杀手……”

“对!”

深深的夜色下,江浦北城外的一片茂密树林里。

曹毅的老家仆穿着一身夜行服,面上须发随风飘扬,神情冷硬冰寒。

离他五步远的地方,一名同样夜行服打扮的黑衣人与他相对而立,面上寒意更甚老家仆。

老家仆冷声道:“我已向殿下送去了密信,朱允炆最近频频来往于京师和江浦之间,他在江浦新认识了一个朋友,名叫萧凡,此人与曹毅的交情亦甚为相得。”

黑衣人点头道:“你的密信殿下已收到,殿下要我问你,朱允炆频繁离京,轻身赴江浦,通常身边带多少侍卫?”

老家仆想了想,道:“通常不超过二十名,不过皆是锦衣亲军中的高手。”

黑衣人冷声道:“如此,殿下有令。”

老家仆抱拳恭声道:“请说。”

“殿下令:予你三十名燕王府死士,由你率领,伺机在江浦刺杀朱允炆。”

老家仆神情犹豫,不发一语。

黑衣人冷冷道:“你有何疑问?”

老家仆不解道:“为何要杀朱允炆?”

黑衣人冷声道:“殿下行事,有必要向你解释吗?”

老家仆默然不语。

黑衣人道:“罢了,解你之惑,你需专心为殿下办事才是。朱允炆乃皇太孙,大位承继之人,他若一死,诸皇孙平庸,天子只能在皇子中再立皇储,诸王之中,皇长子懿文太子早薨,皇二子秦王亦于去年三月薨,皇三子晋王聪慧敏睿,但其性飞扬跋扈,不堪大用,如此,燕王殿下便是最合适的皇储人选,燕王数征残元,为国戍边多年,屡立战功,深得天子喜爱,朱允炆若死,皇储之位舍燕王其谁?”

“平日朱允炆多在东宫,足迹不出京师,京师之内盘根错节,戒备森严,刺杀不易,近日他频临江浦,身边又只带十几名侍卫,可以说是天赐良机,岂能不杀?”

老家仆道:“江浦如今已是曹毅治下,人人皆知曹毅曾是殿下身边的百户将领,若朱允炆死在江浦,天子难道不会怀疑到殿下身上?”

黑衣人冷笑道:“今上生性猜忌多疑,越是明显的破绽,他越是不信,何况燕王远在北平就藩,朱允炆若死在江浦,天子只会认为有人故意利用朱允炆死在曹毅治下来嫁祸燕王,既是嫁祸,更说明了燕王无辜,兵法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燕王领兵多年,岂能不知虚实之道?”

老家仆眼中闪过一抹不忍之色,嗫嚅着嘴唇道:“那曹毅岂不是……”

燕王洗脱了嫌疑,曹毅却必然会被盛怒中的天子诛杀,天子嗜杀且喜连坐,朱允炆若死在曹毅治下,曹毅焉有幸理?

黑衣人厉声道:“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况区区一百户将领乎?世事如棋盘,世人皆是燕王手中棋子,弃谁保谁,殿下自有分寸,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慈了?”

老家仆一咬牙,恭声道:“谨遵殿下之命。”

“燕王府死士已然派出,现在潜伏于镇江府,即日赶赴江浦,你要尽心办好此事,朱允炆若死,殿下必成储君,天子老迈,驾崩在即,他日殿下登临大宝,你当居首功。”

“是!”

近几日萧凡感觉身体有了些许变化,这种变化令他很是欣喜。

打坐之时,他终于感觉到丹田处有了一丝气机,传说中的气机,很奇特的感觉,运起内功心法时,那丝微弱的气机便沿着身体的各个穴道和经脉慢慢游走,一个周天下来便稍稍强上一分,再运一个周天,又强上一分,那种感觉就像一个白手起家的吝啬鬼,在偷偷摸摸的攒钱似的,看着攒下的钱越多,他便越高兴……

太让人高兴了,未来的江湖大侠横空出世,假以时日,江湖将兴起一阵腥风血雨,宵小退避,群丑拜服,敢笑东方不败不男人……

仿佛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儿,不知是不是兴奋的错觉,他觉得自己素来羸弱的小身板儿好象越来越强健,越来越充满了力量,就像打了鸡血之后顺便又磕了两粒伟哥似的,每日里大萧凡和小萧凡都生机勃勃。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以后能不能当王侯先别管,身体好才是最大的财富。

萧凡越来越觉得太虚有些深不可测了,说他是绝世高人吧,他偏偏像个到处骗吃骗喝的老神棍,能占的便宜绝不放过,毫无丁点儿绝世高人的风范,说他不是高人吧,他教的内功确实有些用处,至少萧凡亲身体会到了传说中的内功。

太虚,一个谜一样的邋遢道士,骗子,严师,高手,损友,他的身份在时刻变幻,萧凡对他实在是又爱又恨,内心冲突之激烈,情感纠缠之复杂,堪比琼奶奶笔下的乾隆皇帝和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师父,我有气儿啦!”萧凡惊喜的呼唤太虚。

“废话,你没气儿早被埋了!”

“不是啊师父,我感觉到气机了……”

太虚一楞,接着疑惑道:“这次是真的?不是肚子饿得叫唤?”

“师父你要相信徒儿的直觉和人品……”

“说说,你感觉到的气机是什么样儿的。”

“就是一股很微弱的气,运气时从丹田激起,然后慢慢往各个穴道和浑身的经脉里游走,游走一圈后回到丹田……”

太虚想了想,然后满面惊喜道:“不错不错,就是它!没错了!”

说着太虚一把抓住萧凡的手,手指搭在他的手腕处,搭了一会儿后,太虚点头肯定道:“不错,尽管气机很微弱,但它毕竟是练出来了,贫道实在应该感谢老天……”

“师父,内功是我练出来的,跟老天有何关系?你要感谢应该感谢我才是……”

太虚哼道:“十天才练出那么一丁点儿气机,你还好意思说!贫道若是四十年前收了你这笨徒弟的话,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什么意思?”

“要么贫道气得把你一掌劈死,要么你把贫道活活气死,就这两条路!”

“师父,你现在是不是可以传我现乳一指了?”萧凡满脸期待。

“仙人如意指!你若再瞎取名字,贫道定废你武功,把你逐出门墙!”太虚又有了一种急待施暴的冲动。

萧凡将手一伸,笑道:“好吧,甭管它什么指,拿来吧。”

“拿什么?”

“秘籍呀,学武功不是都有秘籍的吗?把秘籍给我……”

“哼!没有秘籍!”

萧凡满脸不信,伸手便在太虚身上摸来摸去,嘴里道:“师父别骗我了,我知道你肯定有秘籍的,藏哪儿了?交出来吧……”

太虚被萧凡摸得浑身痒痒,一边跳一边怒道:“你是不是又想拿出去卖钱?你这孽徒!没有,绝对没有!”

“师父不许藏私啊……我上辈子就知道秘籍分很多种,有男人练的,有女人练的,有男女合练的,也有不男不女的人练的,随便拿本给我……对了,有葵花宝典吗?弄本给我,我以后给仇人送礼去……”

“没有!杀了贫道也没有!”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
注册会员(设置)添加书签记录永久保存
(设置)如无反应下拉书面挡住下方小视频
觉得本站还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