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第1303章 旋灭10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这一战打下来也让我更加深刻的领会到,所谓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的真谛了。

在强大到令人绝望的力量悬殊面前,是无所谓什么计谋和奇兵的,只要自己不犯傻和尽量不出错,堂堂正正的碾压过去就行了;或者说只要积累了足够的大势,一有所契机就自然水到渠成了。

当然了这一次回归之后,只要让我再经营和运作上半年时间,又有若干个作为生力军的新军序可以投入使用了。

在淮地逐步发动起来的战时体制下,其实还可以提供更多的兵员上限,不过就要付出兵员素质和训练度下降、装备不足等一系列问题和代价了。

当我在一片例行战胜后欢呼雀跃的浪潮和呼声中,回到徐州彭城的时候,其他几路的捷报也已经接踵而至了,基本都是势如破竹的结果。

首先是入蜀门户汉中盆地的梁州/兴元府,外加洋州、兴州轻取而下;然后分别沿着米仓道和金牛道,继续直接长驱巴州(今四川巴中)和利州(今四川广元)而去;

然后自关内北上的主力部队,轻松横扫了朔方道的十一军州,云中道的延边九州、北原道大小六镇四十五军城的大部分地区;因为是西军扫荡过有带走大部分军力的地区,那些地方上维持秩序的少量武装,根本无力抵挡淮军的扫荡之势。

能够造成些许麻烦的,反而是那些溃败之后逃回到本镇地方的散兵游勇。他们既有武装和军事经验,又有地方上的掩护和支援,可以说具有某种天然的地利人和;不过数量上并不是太多,而且分散开来互不同属支系啊,慢慢的消亡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最后是进入西北的轻骑追兵,自此秦州、陇州、谓州、岷州、原州、靜州、戎州、会州、德顺军、怀德军、静边军等沿途军州地方几乎是望风而降,而争相为淮军带路的趋势;甚至是积极主动的表现出,对于这次西军联合方面的强烈敌意和同仇敌忾之态;

理由也很简单,在西军东进之前的惨烈地方侵并和整合当中,他们这些靠近关内的军镇可以说是反抗最激烈,也是从上层到底层利益受损最厉害的所在,许多历史悠久的将门或是存在好几代的藩镇,被连根拔起而摧毁殆尽;因此一旦这次西军大举东进失利之后,他们就是天然反弹最激烈的所在;

因此,前方统将折可适和副手赵良嗣所送回来的建议是;在本军暂时没有打算大规模分兵介入西北各道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的扶持和拉拢这些位于南方的地方势力,以尽可能防患和削弱西窜的西军联合残余力量,在短时间内休养生息或是将来卷土重来的可能性。

不过,想要后续借助这些地方上的力量和反扑的势头,就需要大量的粮食和长途转运输送过去的运力了。

。。。。。。

河西道境内,

一路西窜而重新收拢了近万人马的赵熙,也在某种心情和思绪当中回到了凉州武威郡的姑臧城外,当然,此刻他的心态是无比沉重和复杂的。

关内道的一番大战,让他彻彻底底明白了那些传闻中,所谓淮军“满万不可敌”的真谛,一旦让这些善用火器的部伍结成阵势够成规模之后,就很难再冲破和动摇的了对方的阵脚了。

然而对方却可以依仗严整的阵容和持续不断的火器放射,来源源不绝的杀伤和抑制己方的攻守之势;虽然一开始尚不觉得如何而可以忍受下去,但是相比数发、十数发之后暂时无力化的弓弩,更加持久的火器所造成伤害却是源源不竭的,很容易让初阵交手的新锐之师欲罢不能的陷进去,直到伤亡惨重或是彻底崩溃却都已经晚了。

哪怕他麾下的军队仗着步骑军力上的巨大优势,已经成功突破和击垮了对方好几阵,并且将大部大部的淮军分割开来,但是却并没有看到对方因此士气大溃或是土崩瓦解的如期结果;

而只要在乱战之中依旧淮军在结阵坚战着,就会吸引那些被击溃的淮军重新聚附过去,也就依旧没有能够改变他的军队,在看似上风和优势的战斗中继续遭受杀伤和削弱的事实。

毕竟,虽然他们在个体战斗中面对身经百战的西军并没有什么优势和长处,而毫不意外的被西军铁骑给冲倒撞翻杀死。但是一旦再度行程数量上的规模之后,就顿时将伤亡对比给逆转过来了;

时间一长下来,这种先易后难的交换比就已经足以让人觉得触目惊心和得不偿失了。

毕竟,用维持和训练所费的西军骑兵,哪怕是一比二的去换取淮军的火器步卒,怎么看都是某种亏到姥姥家的赔本买卖了,只是对于最终胜利和战争结果的信心,在支持着他们坚持下去,源源不断的集结和投入进去。

等到他发现了端倪和不妥之处想要收拢重整之后,却是已经晚了一步;对方投入的新式火器,如同旋风割草又如山崩地裂横扫片面的杀伤力,顿时让这些坚持到现在的西军部伍开始绝望了。

这种前后的悬殊巨大与心理反差,让他麾下许多经年老兵忍不住泪流满面或是嚎啕大哭起来,因为连片倒下的那些都是他们有多少有所亲族渊源的子弟啊。他们为了想念中的中原花花世界,或又是财货子女的简单诉求,就举家青壮而出又不明不白的中途倒在了这里。

只是这种醒悟和明白过来的代价实在太惨痛了。

既原本西军支柱之一北凉系的六万大军覆灭,作为西军联合的主力来自河西陇右的整整十三万健儿,就此相继崩灭和溃决在了这关内大地上;而其中至少过半数是赵氏所属或是亲附的腹心武装力量。

这个对本家亦是伤筋动骨惨烈的结果,让一路逃亡出萧关的赵熙甚至连沿途地方都不敢过多停留了;

因为他已经开始隐隐的担心和忧虑,这些原本被镇压和清洗过的地方残余,得到关内大战后续消息以后,会乘机反乱起来对他们这些败亡之师做些什么,或是就此勾结上那些淮敌的追兵,而产生些什么意外的变故和妨碍。

所以,他只能以清野坚壁为由,裹挟和卷带走一切细软财帛,然后留下小队人马放火毁掉大多可以为追兵所利用的军淄物用。

直到看见河西走廊南端祁连山脉余麓的洪池岭(今甘肃乌鞘岭、和尚岭)汉长城,才真正停下脚步休整片刻收容了陆续逃至的溃军,就地布置了防线和守要;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越过宽旷的天祝草原,直奔凉州的重镇和首府所在。

至少在这里,还有他留下的上万本家军队、转运的粮台大使之一和新扶持上位的北凉王,他刚刚改姓为徐的幼弟赵佶。

而后续的对策他也已经在沿途过来时的脑海中初步成型了,对于淮军的火器军阵,传统的步骑合计的正面战场,已经不再具有优势了,特别是那些重装甲骑已经成为得不偿失的淘汰对象,日后将士无数西北轻骑驰骋的战场态势。

他需要重新编练许多的轻骑,许许多多武装和维持成本都低廉的轻骑,只要最基本的骑射功夫和武装配备就行;然后以西北广袤而复杂的地势,进行狼群般的游曳机动和袭扰战,来与日后进逼的淮军周旋和对抗;

毕竟,只要失去了阵势的掩护和集体力量的加成,这些铳军也并不会比传统的步军更加难以收拾和对付。而传统的步队,则用来据以山要之险筑垒堆堡,以逐级抵抗和削弱淮军的火器投射优势,以逸待劳的消耗对消耗来配合骑兵的袭扰战。

而淮镇的火器再怎么犀利难当之下,相应的物用消耗和输送运力也不会少的,甚至更甚于传统的军伍之中;再加上被拉长到上千里的输送补给线,这就给了西北的马上健儿更多驰骋帷幄的机会和空间了。

抱着这种雪耻定难的心思,他径直带兵开进了姑臧城而直奔王府所在,甚至有些忽略掉了前来迎接的当地文武官员的复杂表情和意味。

。。。。。。。

而在遥远岭外的广府畿内,则再次为兵戈隆隆的气氛所笼罩着。

随着国朝大梁改元和并宗,还有帝统易位的消息传开,还是不可避免的在岭外十道二十三路的海陆疆域上,引发了不同程度的骚动和混乱,乃至在地方上冒出了大小十几支,号称是要“保扶天子”“清靖君侧”

乃至“推翻幕府”为期号的反叛武装来。

其中最近的一只,甚至就在畿内相邻的管桂道首府的桂州(今桂林)境内,举兵上万而号称“保皇军”自漓江而下,相继占领了阳朔、荔浦,永宁、修仁等七城;与五岭外的荆南路境内西军,几成呼应之势。

而在这种内外具紧的风潮之下,广府城中也有从朝臣、显宦、勋贵到普通商家、士民和学子,牵涉到上百家的数千人,被以从逆的正定党人之名,给编配至西门外集体处刑,抄家、没籍和就此终身流放偏僻外岛。

与此同时,则是各种频频出现的祥瑞进献,和流行于坊间妖孽横行的传闻、异见。

有人献上如锅盖大的紫芝和丈高灵草,又有人进象首白龟,

也有人白日见无头甲士成群出入坊市废墟,亦有的剥皮狐狸在港区钟楼上高唱《山鬼词》,海神波罗庙内石神石马石象,也有许多人信誓旦旦亲眼所见流汗如血。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
注册会员(设置)添加书签记录永久保存
(设置)如无反应下拉书面挡住下方小视频
觉得本站还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