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第1章 在人间 1/1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繁华亿兆的神京,已成人间炼狱,千载的荣耀与开朝数百年的辉煌,一夜荡尽。

血,火焰还有惨叫声,受到袭击和蹂躏的女人声音,从最初的成片尖叫,到参差不齐的惨叫,到象夜枭一样此起彼伏低低的哀嚎,然后断断续续的消失在被染成红色的夜空中。

风从废墟中飞吹起来的余烬,像是雪花一样的纷纷扬扬的飘洒在空中,就像是天落的黑色泪水,控诉这人间不尽残酷的一切

昔日上京女学的校花,骄傲如孔雀一般光彩夺目的独孤雯学姐,嫁给还是见习中书舍人马前卒,进而成为宰相夫人的那位贵妇典范,死了,虽然她指挥着家将和仆人,进行英勇的的抵抗之后,凄惨肮脏的死在一群凶暴军汉的手下。

曾经尤为失败的一夜情之后,她只来得做一件事情,将她的女儿托付给我,我这个打着家庭教师旗号,混吃等死的宰相府众多西席之一,居然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跳进种满金桃的御沟里,借助满身污泥和路面的阴影,艰难跋涉的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八百士官生的逆袭,只是个笑话,各方势力共同纵容出来的,用来搅乱浑水清洗那些立场不够坚定者的替罪羊,

但他们差点成功了,护送着抢出来的年轻天子,摆脱把持朝政的熏天权臣,然后他们用年轻的生命和鲜血,创造出来的一闪即逝中兴和还政的转机,却被那些勋贵们的犹豫不决和软弱,给浪费了,

最终的源头,还是那位怯弱的天子,他甚至习惯了祖父以来在权臣的遥控下,扮演前台提线傀儡的角色,不知道第一次将命运自己做主该怎么办。

然后看着这些忠义之士的血,淹没了自己。然后他也会很快“生病”不能视事,将摄政之权交给他的幼弟——襄王。

京师两学三附以包庇酝酿谋逆之徒的罪名被取缔,从普通生员、见习士官到教师再到教授和山长,成千上万的人被下狱,严刑拷打攀咬株连到足够的人头后,才被处刑。

但是血已经开始流,就很难在停止下来,然后才遭到第一次的反弹,也是城中失声的勋贵们,唯一一次的反弹,可笑的是熟视无睹了众多变故之后,滥杀无辜的屠刀架到他们门口,这些以腹黑和精于算计的贵人们,才想起来要反击。

开国五百多年,积累了无数带的京都贵人们的底蕴,一下子爆发出来相当可观的能量,那是连坐在大明宫内指挥屠戮的权臣父子,都感觉到岌岌可危的震动,

可惜的是他们没有人能够统合这种力量,也没有人想到过进行稍微的策划,这股力量很快就变成对阿附或是权臣党羽的残酷报复浪潮,而让从最重要的目标,从北方的玄武门脱逃出去。

挟持着天子,逃到城外心腹的驻军影帝中的权臣,不出意外的开始全面反扑,于是短暂的抵抗和战斗之后,被血水浸透的街道,再次被齐根的血浆所淹没。

自从泰兴中兴之后,已经过去五百多年,时间漫长的足够各种社会资源、利益和阶层固化到,已经积重难返。

无论是历代的有识之士,任何再开源节流或是改良体制的竭尽努力,所积累下来的优势和红利,或是海外输入的财富和资源,乃至人才上的新血,都逐渐被庞涨到无以复加的官僚体制和利益集团,所吞噬殆尽而走上刹不住的下坡路。

然后各种走到尽头的王朝末路的征兆,开始层出不穷的显现出来,因为无所不在的土地兼并,和来自官府基层的社会赈济调控能力,被扭曲成为豪门大族服务的爪牙和走狗,此起彼伏的农民暴动,甚至波及到关洛地区。

最后一点社会秩序和伦理道德观被摧毁殆尽,更多人的流离失所,自愿或是不自愿的加入到对抗这个吃人的乱世和让人活不下去的贼老天的盲动暴行之中去。

以土地为核心的社会资源,被一小撮把持和垄断着,一个个庄园堡坞被建立起来,成为社会动荡的乱世中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孤岛,结社自保为名的各种地方势力和私兵部曲,从尘封的历史中重现。

借着满天下围堵剿灭流寇的,拥兵自重的地方势力,也开始萌生成为一个个形同割据或是半独立的武人集团。

煌煌大唐万国来朝的天可汗之威名,就如同年久失修的宫墙梁祝上剥落的青瓦金粉一般,随着风雨飘零浸散洗刷而去,只剩下荒废的宫苑庭院中,轻罗小扇扑流萤,白发宫女说往事式的模糊回忆。

政令不出京畿,已经成为居于高位的天子,无可奈何有不得不接受的现实,百十多年时间,就更立了二十六位皇帝的事实,则述说着作为名义上至高统治者,在大权逐渐旁落之后,无力回天的悲苦和凄叹。

但至少作为最后一点遮羞布和大义名分的寄托,天子的存在,还是被最后的忠臣义士所勉励维持着,

但是现在,显然连着最后一点遮羞布,也维持不下去了,通过党同伐异的残酷政争和携大义名分攻打不臣,已经占据了中原大部和关洛膏腴之地的权臣,已经迫不及待的要丢到尚父和摄政的名义,效法那普六茹坚的故事了。

“藏好,全部给我藏好。”

我象一只在无可抗拒的天灾下,努力想保住自己最后一点尊严和地盘,名为土拨鼠的困兽一样,绕着这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再一次检查这个曾经华丽,却是一片废墟的豪宅下的冰窖,确保倒塌的房屋足够将入口盖住,却由不至于让内部推不开。

留下足够的食物和水,十几名我沿途收罗来的御姐、萝莉,还有人妻和熟女。虽然我的动机不是那么纯良的,可是还是禁不住某种良知和道德的滥觞,利用这处宅院所具有的特殊环境和位置,救了一个路过这里的,然后就不可收拾的撤出这一大串来。

我都不知道我是如何胆战心惊,如履薄冰的从满是乱兵和正在发生暴行,而混乱和嘈杂的街道中,领着她们绕过一个个迷宫一样的废墟和残垣,

这要感谢数百年前,当权者重建洛阳时,所留下宽大到足够人并肩穿行的下水道系统,哪怕其中满是城市阴暗面所积累下来的秽物和恶臭。

你是个好人,我想不到刚来这个时代,给发了一堆好人卡,我要的东西可比这个现实多了。

我和我的同伴失散了,利用某种预知的可能性,而在****的城市中谋取利益的打算,也失败了一大半,事情崩坏的速度和结果,远远超过我的计算和预期。

这短短的两天内,我所见识的丑恶与悲惨的事情,已经多的发指到令人麻木了,还要提这群女人寻找足够的食物和基本用品,我就算化身某个把头掐掉,就什么都可以吃的男人,也不够用啊。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
注册会员(设置)添加书签记录永久保存
(设置)如无反应下拉书面挡住下方小视频
觉得本站还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